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專欄 > 正文

嗯一聲還是嗯兩聲

日期:2019-06-19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普通勞動者必須連說兩個“嗯”的語境下,正確的勞動價值觀怎樣樹得起來呢?
作者|劉洪波

  聊天要回復“好的”或者“嗯嗯”,不能回答“嗯”。有一個網友說,自己因為回復“嗯”,被上司教育了一番。這事情成為一個小熱鬧,可見人們還沒有全都接受“嗯”與“嗯嗯”的表達差異。但是,畢竟回答“嗯嗯”是基本的微信禮儀,好像也定性了,還有知名情感博主、倫敦大學的心理學博士來背書:從職場心理學的角度看,老板的批評沒有大的問題,回復“嗯”“哦”等簡單的一個字,往往代表對他人的一種不尊重,而回復“好的”“是的”,多一個字看起來有禮貌且尊重對方,有種“上了心”的感覺。

  嗯一下,還是嗯兩下,對其差別,我是無感的。但經過上面的“問題化”,以及成為問題后又引出一番道理,我就有了些感受,不是覺得“嗯”和兩個“嗯”真的什么差別,而是感慨當了上級果然能夠產生特殊的話語敏感,和表達和維護這種感覺的“敏感權”。

  “嗯”也好,“嗯嗯”也好,都是話語中的接受性回應,表示對對方的話語收悉且接受。收悉就是“知道了”,接受就是“就這樣辦”。顯然,與“好的”“是的”相比,“嗯”或者“嗯嗯”沒有明確的肯定、贊同之意,而只是表示接受。

  要說在上司、老板、領導那里,更喜歡“好的”“是的”,而不是“嗯”“嗯嗯”,還令人容易理解,畢竟贊成與接受是不同的。但對“嗯”幾下也敏感,可能是連來幾個“嗯”有點接近于叩頭如搗蒜,多個動作即使做得馬虎,比只叩一下讓他們稍爽一點吧。

  這真的是“心理學”,而不是語言本身的事情了。還要注意,這是“職場心理學”。強調職場,也就是強調有著上下級關系、科層關系這種場合。這樣的場合,與日常的人際心理學不完全一樣。日常的人際關系中,叫一聲小李或者老張,沒什么大不了,但在“職場”,稱呼就要歸到科層體系里面,整個語言模式也得變換,老板對下屬,嗯嗯可,嗯也可,不置一詞可,“說得不對”也可,但反過來,那就只能是“好的”“是的”“對”,最起碼也得是“嗯嗯”。

  這種“職場心理學”,其實又可以叫“主從心理學”,是在有主人有從屬的框架下適用的一種東西,那里面有源于主從關系的敏感性或者簡直就是過敏性反應,也有源于這種關系的不敏感或假裝不敏感的反應。居主位者可以計較“嗯”還是“嗯嗯”,可以不敏感于回復還是不回復的禮儀,從屬者則必須對自己的話是否得到回復以及得到怎樣的回復,在態度上毫不敏感,而只敏感于對方的心理需要得到無微不至的照應。

  這是一套多么詭異的心靈按摩術,又是一套多么嚴密的體貼進化論。

  如果我們不是從主從關系出發,而是從主體間關系出發,兩個人之間怎樣說話,就會另有一套模式、邏輯和道德。如果我們用勞動心理學、勞動者心理學來代替職場心理學,可能就會認為回復一個嗯還是兩個嗯并沒有什么不一樣,不值得為之而不高興,會說誰為此不高興誰就是過敏癥。但現在我們沒有來講主體間關系,也沒有人來研究勞動心理學。

  正觀看“嗯嗯”事件之時,我讀到一篇文章,說部分青少年勞動價值觀異化,好逸惡勞、嫌貧愛富、不尊重勞動和普通勞動者、勞動教育缺失等等。在一個連普通勞動者必須連說兩個“嗯”都會被學理化和道德化,言行由職場心理學、主從心理學主導訓練的社會語境下,正確的勞動價值觀怎樣樹得起來呢?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