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奢會 > 正文

老碼頭:在這里登陸,從這里出發

日期:2013-02-28 【 來源 : 新民周刊 】

十六鋪的文化隱喻

  一座城市的魅力,常常深藏于老建筑的各個角落,斑駁的墻皮,墻上有凌亂無章的涂鴉,銹跡斑斑的鋼窗,略微有些傾斜的陽臺——陽臺上必有鮮花、美女或白發蒼蒼的祖婆,街角有花店或露天咖啡館……這是儲存于閱讀經驗之中的景觀,在巴爾扎克或福樓拜的筆下可以鋪陳為小說的開頭。而老房子在中國的傳奇,大致上也以如此的套路演繹:黛瓦粉墻的民居,有尖頂的天主堂,小街盡頭的茶館與菜市場,將校訓刻在墻上的百年老校,老鐵橋橫跨了一個世紀,潺潺流水日夜漂洗城市的記憶,城墻上每一塊磚頭的縫隙里,都鑲嵌著苦難與辛酸的故事。
  對上海而言,十六鋪的價值也跟記憶與傳奇有關,甚至構成了故事的壯闊引言,具有極強的隱喻性。據《上海名街志》記載,地理意義上的十六鋪始于北宋天圣年間(1023年),而地名學上的“十六鋪”則出現較晚,在清朝咸豐、同治年間才被叫響。事實上,“十六鋪”不是一個碼頭的指認,而是對一段歷史時期特定區域內出現的數十個散貨碼頭的總稱。特別要強調的是,即使上海開埠,在西方資本辟建黃浦江沿線諸多碼頭之后,它們的物權仍多為華人牢牢掌控。是的,領頭的強人中有虞洽卿、黃金榮、杜月笙,還有國共兩黨都給予嘉許的盧作孚。直至1948年,十六鋪仍舊是上海繁華的水路碼頭。“去十六鋪”,在上海市民的日常語匯中,無疑有著豐富的意味。
  如今,作為碼頭的十六鋪完成了歷史使命,客運碼頭已經搬到了吳淞,貨運業務結束得更早。往返黃浦江兩岸的輪渡碼頭還在,但乘客已是小貓三五只,尤其是與之接壤的董家渡碼頭,真可用“門庭冷落車馬稀”來形容。而作為創意產業園區的“老碼頭”,則經過一番梳妝打扮,成了一個堪與新天地比美的時尚地帶。
  老碼頭地處中山南路505弄,是黃浦區經委著力打造的上海灘創意產業園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這個傳奇可能始于一個偶然。據悉,這一帶除了碼頭之外,還有一個蔬菜、水果批發市場,建筑物方面,除了上世紀30年代建成的零星石庫門房子外,最有價值的也許就是上海油脂廠多幢廠房,還有沿江一溜排開的五座大型倉庫。早在2007年前,黃浦區為使外灘金融帶向南沿伸,原打算拆除這片老房子的,但動遷工作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陷入了停頓。后這片工業遺址建筑由申江集團收儲,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之前,上海世博會緊張籌辦之時,黃浦區政府認為這片荒草高及人腰的遺址顯然不利于向世界展示上海的嶄新面貌,經各方會商,最終決定整合利用原有建筑,辟建一個創意產業園區,這是功能定位,而在文化定位上呢,則著力于挖掘上海城市文化的內涵,強調西方文化的登陸點,上海海派文化的出發點。老碼頭背靠上海老城廂,有著市民文化的強大支撐,又接納上海以外的文化輸入,與這交融與雜糅,進而發展壯大。這樣的文化定位,四兩撥千斤地提升了老碼頭這一設計方案的文化價值。
  
作為秀場的老碼頭
  
  在上海的敘事中,十六鋪的本土文化是濃郁的,而且被民間話語津津樂道地編排進江湖氣極重的黑幫故事,但在上世紀30年代后,西方文化的影響越來越大,這在老碼頭的建筑中也有所體現。本土的建筑以磚石結構為主,呈現海派建筑的經典風格,紅磚黑瓦石庫門,還有忍冬草與綬帶等構成中心圖案的發券、拱門等,雕飾浮華的封火墻也在藍天的襯托下神氣十足。而老廠房及沿江的倉庫則是西方現代主義風格的建筑,在講究實用功能之外,還引進了西方工業建筑的簡潔與流暢,外表樸實無華,但框架宏偉、硬朗并往往有柔弧形邊包裹棱角,開發商在延續建筑生命時,給予了充分的尊重,修舊如舊,一般不會傷筋動骨。
  開發商可能還嫌老上海的味道不足,在老碼頭廣場中央復制了一幢聯排式石庫門建筑,門前還挖了一個景觀水池,噴水池分數十根水柱,齊刷刷射向水池中央,編織成一張水網,水池的中軸線上埋伏著一條木質通道,在有商業活動時,水落石出,通道就搖身變為一個水上T臺,這是“老碼頭”的一大亮點。
  老碼頭現由上海弘基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弘基為此成立了一個上海老碼頭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來執行,并成功注冊了老碼頭的企業品牌。據黃志強副總經理介紹:一期占地25000平方米,項目分兩塊區域。廣場部分網羅了風味純正的各國美食,匯集了風格各異的特色酒吧、休閑會所、主題餐廳、個性零售等。如果有錢有閑,就可以品嘗到粵菜、上海菜、川菜、韓國料理、日本料理、希臘風味,還有印度咖喱……啊!還有雪茄吧、星巴克和酒吧。來自法國三星餐廳的大廚也隆重獻藝。收入不太高的小青年也可以在這里坐坐,點一兩道甜品,價格是可以承受的。惠風和暢的日子里,老外更喜歡在露天咖啡桌旁圍坐,呷著現磨咖啡,曬曬太陽,領受黃浦江的潮濕的風。
  創意園區部分集中在南片,呈現一派祥和寧靜,色彩鮮艷的玻璃鋼藝術雕塑隨意擺放在露天通道,是青年人拗造型拍照的好去處。這一片集中了創意產品工作坊、先鋒藝術家工作室、商務辦公等元素,工作室下面設有店鋪,各種個性鮮明的創意產品直接與客戶見面,接受信息反饋,令年輕的潮人們流連忘返。一串英文字母構成的玻璃鋼坐具可供人們小坐閑聊。
  黃志強還說:“二期正在實施開發之中,面積有5000平方米,建筑主體是沿江的五座倉庫。1號到3號庫由北京的一家公司管理,4、5號庫還是由弘基管理。為了增加文化創意這一塊的分量,我們決定不再與沿中山東二路2號樓內的多家餐飲企業續簽租借合約,騰出面積來引入創意產業,讓更多的藝術家在此建立工作室,在這里找到揮灑才情的空間與機會。”


  
增加文化含量,升值老建筑


  
  作為一家管理公司,講得粗糙點就是以收取租金為生,而弘基為何放棄租金更高的餐飲企業而向低租金甚至免租金的創意產業工作室敞開大門呢?
  黃志強表示:經濟效益是企業的生命線,但對老碼頭文化創意發展公司來說,并非唯一的目標和終極價值所在。“我們要自覺承擔社會責任,大力推動創意產業的良性發展,為提升老碼頭的文化附加值多做些實實在在的服務,以此來體現海派文化的生命力與吸引力。另一方面,上海的商業發展至今,已經進入一個洗牌年代,對傳統模式提出了挑戰,誰能最終勝出,取決于創新,取決于多元,取決于文化的力量,單純搞商業,這條路很難走下去了。那么,我們一定要有創新思路和創新舉措,將老碼頭打造成商、旅、文結合、互動、共同發展的典范,因為老碼頭不僅僅是黃浦區的,也是上海的,中國的。同時,文化附加值上升了,這里的老建筑就會升值,所以我很認同一位房地產大佬的觀點,那就是‘以文興商’或‘以文化興地產’。”
  采訪過程中,黃志強將記者帶到黃浦江邊五幢老倉庫現場,這里也已初具規模。外立面的裝修與燈光工程大體完成,大多數品牌企業也已入駐開業,濱江的一條道路也將平整,而在3號庫至5號庫的濱江地帶,計劃打造成一條濱江大道,高強度的玻璃墻將滔滔江水隔開,錯落有致的平臺上,各具特色的露天啤酒吧、咖啡館和燒烤將吸引更多的人流。每年夏天,以濱江大道為中心舉辦啤酒節、上海外灘音樂周、快樂情人節、首飾時尚節等活動,還有諸如比基尼小姐總決賽、《我型我秀》、《星尚女》拉票活動等也賺足了人氣。
  這里保留了上世紀30年代建造的五座倉庫,以前有多位導演借此拍過電影,至今也被電影界看作是拍中國黑幫電影的上選外場,其中年紀最大的是建于1936年的1號庫,傳說中曾是杜月笙的物業,其實是盧作孚民生公司的貨棧。1號庫北墻是一個浪漫的弧形立面,酷似武康大樓,在樓內通過窗戶可以遠眺東方明珠等景色。整幢建筑以鋼筋水泥的框架結構及外墻消防樓梯等強調碼頭建筑的特征。1號庫內有一個能觀賞黃浦江風景的精品會所。2號庫的底層則引進一個音樂酒吧,以上各層面是高檔餐館,將美食和音樂串聯起來。
  3號庫的主人是“阿德哥”虞洽卿,“立升”比黃金榮杜月笙大得多。3號庫是根據檔案館翻出來的老圖紙改造的,是這排倉庫里最漂亮的一棟。土黃色橫紋面磚和小青磚混搭,頂樓是雕花裝飾,二樓和三樓有鑄鐵鏤空陽臺。經改造后,內有電影會所、頂級餐廳和雪茄吧及號稱“上海頂級”的私人會所。對老百姓而言,可以去底層逛一圈,管理公司辟建了一個以寧紹商輪公司為主線敘述十六鋪碼頭文化及中國航運業歷史的聲像圖片檔案館。
  老碼頭以老建筑為載體,將文化藝術注入現代商業、休閑產業,以商業、休閑產業的特色化和國際化,演繹上海時尚文化,使之成為時尚創意商業文化的“斗秀場”,也重新定義了“奢侈”兩字的內涵。老碼頭由是被評為2008年十佳創意產業園以及2009年上海市工業旅游景點,2010年,上海老碼頭景區獲批準為國家3A級旅游景區。
  老碼頭的空間拓展上還有很大余地,油脂廠的倉庫和藥材倉庫都是極佳的素材,大面積的舊房拆平后有上萬平方米的場地被圍墻圈起,這條沿江帶可以一直延伸到南浦大橋橋堍。
  老碼頭,西方文化在此登陸,海派文化在此出發。它能走多遠,取決于我們能想到多遠。

精彩圖文
網絡訂閱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