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國足離再進世界杯還有多遠?

日期:2019-05-29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在職業化、專業化、現代化方面,足協的轉型似乎也迎來了曙光。

撰稿|菲尼克斯


  “我們出線了!”2001年10月7日這個夜晚,將長久成為中國足球歷史上的高光時刻。在沈陽五里河,國足1比0擊敗阿曼,提前2輪從2002年韓日世界杯亞洲10強賽出線。這是中國男足首次打入世界杯決賽圈。

  一年之后的6月4日,中國男足迎來了在世界杯決賽圈的處子秀。盡管這場比賽不敵對手,接下來的兩場比賽也全無建樹,最后在小組賽被淘汰,但這成為國足近十幾年來的最佳戰績。之后,國足很快掉入了深淵,水平屢創新低。人們不禁要問:國足重返世界杯,究竟還要等多久?


出線的秘訣


  “國足究竟是怎么打進2002年世界杯的?”多年以后的當下,這成為許多年輕球迷關心的熱門問題。時任亞足聯副主席兼競賽委員主席的中國人張吉龍,主導制定了抽簽規則,幫助國足抽到了預選賽分組的“上上簽”;韓國日本是東道主,自動獲取決賽圈名額,因而國足在預選賽無需再面對這兩個強敵——這樣的“天時地利”,當然有一定的作用;不過,真正關鍵的,仍然是在“人和”。

  彼時,出戰世界杯預選賽球員的賬面實力可謂達到國足歷史上的一個巔峰:2001年亞洲足球先生范志毅、2000年亞洲最佳門將江津、亞洲頂級前鋒郝海東都在國足的陣容中;隊中還有征戰德甲成為“中國留洋五大聯賽第一人”的楊晨,以及加入意甲球隊的馬明宇,他們的國家隊隊友孫繼海、李鐵、李瑋峰在之后也都登陸英超聯賽。這屆世界杯的主力陣容,還在之后的2004年拿下了亞洲杯的亞軍。

  距離1992年“紅山口會議”啟動的足球職業化改革已近十年,甲A聯賽也已運行7年,理論上確實也是人才培養該出成果的時刻。當時國足的賬面實力,應該可以劃為亞洲準一流的檔次。1993年10月中國足協“棒棰島會議”確認的《中國足球十年發展規劃》中,提出“國家隊在1998年打進世界杯”;國足的現實戰績與這個目標相比,只是完成得晚了一屆。

  足球比賽的成績并不是只由賬面實力決定,國足能在韓日世界杯預選賽打出自己的真實水平,主教練米盧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多年以來,國足的大多數讓人銘記的失敗,最重要的原因都不是實力差距而是心態。“519慘案”“黑色三分鐘”“兵敗伊爾比德”“大連金州的眼淚”是一代代中國球迷心中的痛。

  “神奇教練”米盧的神奇之處就在于他階段性治好了國足隊員的這些“心病”,讓隊員們敢于放開枷鎖在球場上拼搏,而不是患得患失。他強力灌輸的“快樂足球”“態度決定一切”的理念,讓那時的國足變得非常穩,不管主場客場,不管對手是強隊還是弱隊,不管場面是順風還是逆風,都以不變應萬變。

  米盧成功的關鍵,還在于他巧妙地化解了與主力球員之間的矛盾。2001年5月24日,郝海東接受央視體育頻道采訪時,公開炮轟米盧,質疑后者的訓練方式、內容、用人習慣等均有悖于足球規律和現實。他直接發聲說:為了實現中國足球多年來進軍世界杯的夢想,中國足協高層必須動手術,不要吊死在一棵樹上。

  這番炮轟米盧,引發中國足壇的軒然大波。以常理論,米盧內心不可能不憤怒,但他只是淡淡回應:“我干我的活,盡我最大的努力。”米盧顯然也看到了郝海東的內心:在炮轟之后,郝海東還是對媒體表達:“對我來說,國家利益高于一切,只要國家隊需要我,我一定盡全力。”在足協的牽線下,米盧和郝海東會面,兩人為著共同的目標,冰釋前嫌。與旗下另一員大將孫繼海,米盧也“杯酒泯恩仇”。更衣室里的矛盾化解,為賽場上的奮戰提供了強力保證。米盧,帶給國足的絕非只是好運。


何時再夢圓


  首次征戰世界杯決賽圈的國足,在小組賽中第一場對哥斯達黎加0比2,第二場對巴西0比4,第三場對土耳其0比3,三場皆墨被淘汰。這樣的成績當然非常不好看,而且以中國足協之前制定的“贏一場、積一分、進一球”的三大目標來衡量,更是一項也沒有完成。

  最關鍵的當然還是實力的差距,中國隊在決賽階段的抽簽完全沒了預選賽時的手氣,小組賽遭遇的三個對手中,巴西是當屆世界杯最后的冠軍,土耳其是季軍。國際大賽經驗的缺乏也是重要原因。不過,國足在比賽中依然打出了一些令人稱贊的進攻。最后的結果,應該說本不應過多苛責。

  正當球迷們期待國足以這次出線為起點,在將來更進一步時,沒想到等來的卻是不斷刷新人們心理底線的恥辱戰績:國足之后甚至連世界杯亞洲區的十強賽階段都打不進去,打亞洲杯連小組都出不了線,輸泰國能輸1比5……

  一方面,甲A升級為中超,“城頭變幻大王旗”除了帶來了無比強勁的燒錢能力外,并未再培養出實力和榮譽感兼具可以比拼2002年世界杯那屆國足的新一批球員;另一方面,足協的官方身份,使得它無法按照足球發展規律辦事,一次次的“朝令夕改”“人亡政息”把國足反復折騰。在這樣的環境下,國足不可能進步,甚至連保持水平都是奢望。

  幸而,頂層設計者看到了足球發展在體制上的根本問題并出手改革。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總體方案》出爐。2016年2月底,中國足協與國家體育總局基本“脫鉤”,實現了“去行政化”的第一步。2018年底,足協主動給中超“帶帽”,想方設法為聯賽降虛火、謀真章。

  在職業化、專業化、現代化方面,足協的轉型似乎也迎來了曙光。2019年5月下旬,中國足協宣布上港集團董事長陳戌源出任中國足協換屆籌備組組長。這樣的任命,意味著陳戌源很可能即將當選中國足協主席,也很可能成為中國第一位以非官員身份任職的足協主席。

  在過去近6年時間里,上海上港隊從“中超升班馬”角色起步循序漸進,直至2018年打破恒大對中超冠軍長達7年的壟斷,加冕國內頂級職業聯賽“新王”。隨后,上港俱樂部為支持國家足球發展,不惜犧牲自身利益,將上賽季中超最佳射手武磊送到西甲。陳戌源對足球本身和市場發展規律的精準掌握,以及服從中國足球發展大局的魄力,使得人們對他充滿信任與希望。如果足協第一次由非行政人士當掌門人,國足是否能盡快再次實現世界杯之夢呢?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 江苏7位数18121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 14场胜负彩20.期 山东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线下gta5酒吧赚不赚钱 2010年上证指数 qq推广平台怎么赚钱 95彩票网址 金博棋牌官网在线客服 百人龙虎官网 3d305期双胆计划 时时彩刷返点稳赚 gg516棋牌游戏下载 兼职赚钱比较快的工作 张掖彩票中奖情况 排列3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