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G20時代的亞洲方略

日期:2019-06-2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G20中至少6國是亞洲國家,加上新加坡等總是受主席國邀請參加G20進程及其峰會,亞洲在G20中是具有系統重要性的,與歐洲和北美三足鼎立。
作者|應 琛

  2019年6月28 —29日,日本第一次舉辦G20大阪峰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說,這是日本舉辦的最大規模的國際峰會。在日本之前,韓國(2010)和中國(2016)分別輪值G20主席國,舉辦了首爾峰會和杭州峰會。

  亞洲的G20成員國還有印尼、印度和沙特。G20中至少6國是亞洲國家,加上新加坡等總是受主席國邀請參加G20進程及其峰會,亞洲在G20中是具有系統重要性的,與歐洲和北美三足鼎立。


以中國為核心的亞洲經濟圈崛起


  強調整體而非個體利益,謀求改革創新而非抱殘守缺,致力于不斷開放而非夜郎自大,中國在世界大家庭中構造出的形象越來越清晰與明朗。因此,2016年G20選中中國作為東道主,本身就是國際社會對中國投下的一張分量不輕的贊成與信任票,同時也是中國回歸世界舞臺中心的一個良好開端。

  現在回過頭來看,中國崛起并非孤立事件,而是作為崛起中的亞洲經濟圈核心的必然結果。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周邊的其他亞洲地區在經濟上正在以中國為核心和引擎集中并相互靠攏,同時逐步遠離美國和歐洲,形成一個日漸強大的亞洲經濟圈。

  從GDP的規模看,2010年之后亞洲已經超越了歐美,成為世界首位,并且在此后一直保持了增長的勢頭。特別是在亞洲經濟體中,中日韓三國的占比超過80%,由此不難看出中日韓對亞洲經濟的引領作用。

  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G20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宏松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訪時表示,G20的亞洲成員國中,中日韓三國都主辦過G20峰會,其發揮的作用和影響力最大。“而沙特明年也要主辦。近年來,它把自己定位成中等強國,并提出一個2030愿景,說明沙特是想在國際事務當中發揮更大的作用,也想借助主辦G20峰會的機會,開展中等強國外交。”劉宏松表示,“相比之下,印度、印尼在G20中發出的聲音不大。”

  在劉宏松看來,G20的各亞洲成員國在經貿領域是有合作,也有分歧的。“亞洲主要國家在經貿領域的策略不同,經濟增長模式也不同,但是目的相通,相互依存,尤其是G20杭州峰會展示了以中國經濟為中心的亞洲經濟在全球的重要作用。”

  的確,在G20這一大家庭中,中國維穩定準的作用就不可小覷。除了改革開放的鮮活經驗外,中國政府在經濟模式打造、政策創新運籌等方面都彰顯出了非同凡響的智慧與本領。

  劉宏松表示,在各個領域,中國的市場規模越來越大,市場開放度也越來越高,這就為中國發揮影響力提供了基礎,“因此,很多議題,如果中國不參與的話,就沒法解決”。

  近年來,不少西方國際政治研究者基于漫長的歷史觀察總結道:一個大國的興起最終似乎都不可避免地要經歷一場世界大戰,才能最終確立起新的國際政治秩序。他們將這種經驗歸納,稱之為“修昔底德陷阱”。

  據此,這些研究者擔心:隨著未來中國經濟實力的不斷提升,全球墜入“修昔底德陷阱”的風險似乎在增長。但習近平主席在多個公開場合的講話已清晰昭示了全球決不會墜入“修昔底德陷阱”。

  一個最為重要的行為信號顯示就是,中國一直積極參與G20事務,不遺余力地推進“全球經濟治理的三大支柱”的改革而確保其與時俱進的代表性和合法性。中國的政策一直是合作共贏。


亞洲方略應對全球挑戰


  “任何地區間的穩定都是以經濟繁榮為基礎。”在劉宏松看來,經濟合作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制于政治因素,“在亞洲地區,除去美國因素,中日韓,還有東盟十國在經貿領域分別扮演了重要角色。例如,中國則牽頭創建了亞投行,日本則牽頭創建了亞開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則是由東盟主導的”。

  的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于此次大阪峰會前發表署名文章,總結了本次峰會將會聚焦的三大議題,“每一個對亞洲來說都至關重要”。

  文章寫道,第一個議題就是努力維護并最終強化自由公平的世界貿易秩序。“我相信這是目前我們這個時代面臨的最重要的挑戰。”安倍表示,對亞洲領導人來說,這意味著推動RCEP的建立,這是東盟十國與六個印太國家(澳大利亞、中國、印度、日本、韓國與新西蘭)間的一個高級自由貿易協定。

  “關于這些協定的討論已經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劉宏松表示,RCEP有望在2019年達成協議,“這可能會對G20產生一定的影響”。

  第二個議題涉及數字經濟。經濟的數字化帶來了獨特的、前所未有的商業模式,但也帶來了新的挑戰,例如對跨國公司實行雙重免稅。

  “我們只有通過國際合作才能解決這些問題。”安倍說,“在世界范圍內實時傳輸的數據與國界無關。我相信,這些數據的經濟和社會影響將與石油和內燃機在20世紀所發揮的作用相匹敵,甚至超越它們。”

  日本正在倡導一種“誠信數據自由流動”(Data Free Flow with Trust,DFFT)體系,該體系試圖依靠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規則來實現數據的自由流動。“因此,我們需要制定適當的規則,讓數字經濟的好處惠及亞洲和世界各地的每一個人。”安倍表示。

  多年來,驅動全球經濟發展的龐大供應鏈,如今已扎根于東盟地區。該區域各經濟體從人員與商品的自由流通中受益。正是這種自由造就了東盟的活力和日益繁榮。

  大阪峰會的第三個議題是創新在應對全球環境挑戰中的重要性。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1.5℃報告”中提出的目標,僅靠監管是無法實現的。顛覆性創新將消極影響轉化為積極影響,這將是實現全球氣候目標的關鍵。

  “世界需要一種包容發達國家、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靈活高效的‘新多邊主義’”。G20的崛起說明了國際金融體系不能缺少新興經濟體的參與,發展中國家在世界范圍內被邊緣化的時代逐步結束。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