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對華貿易戰,美國正在給自己挖陷阱

日期:2019-06-2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美國阻擋經濟全球化的行為,損人不利己,一意孤行下去,注定是一個“多輸”的局面。
作者|陳冰

  提倡“美國優先”的美國日益成為G20中的“孤家寡人”,與其他的19個經濟體顯得格格不入。

  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今天,資源全球配置、產業鏈深度互嵌早已成為一種趨勢,這也是國際貿易體系高效運行的基石。而美國政府卻在“美國優先”的指導思想下,不僅挑起對華經貿摩擦,而且對不少經濟體實施程度不一的保護主義措施。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孫學工認為:“美國四面出擊必然四面楚歌,亂打貿易戰將引發各國不得已的反制反擊,將導致全球經貿秩序紊亂和全球經濟下行。”

  正如世人所見,美國大范圍挑起貿易摩擦,導致經幾十年努力得來的關稅減讓成果得而復失,全球貿易壁壘明顯升高。

  美方挑起的貿易摩擦已經嚴重擾亂了國際經貿秩序,破壞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嚴重阻礙了世界經濟的增長。美國阻擋經濟全球化的行為,損人不利己,一意孤行下去,注定是一個“多輸”的局面。


意味深長的“反轉”


  美國政府一年多來反復無常地“做戲”——明明自己就是全球網絡監聽的“黑老大”,卻四處扮演無辜者,不斷誣稱別國對自己形成網絡安全威脅;明明是自己利用科技金融等種種優勢,在全球化進程中占盡好處,卻滿世界扮演“吃虧者”;一邊在各種場合高調宣稱自己是“自由貿易者”,一邊卻把關稅當武器,頻施貿易霸凌措施;嘴上高喊“公平競爭”,但當別國高科技迅速發展時,卻毫不猶豫采取政治手腕、動用國家機器進行無理打壓。美國的目的只有一個:遏制中國的發展。

  美國一些人以為將華為等企業列入“實體清單”,就可以打壓中國高科技企業的發展,然而目前華為已經接連拿下英國、西班牙、俄羅斯的5G訂單,實現訂單數量已達46個,這比先前宣布的40個5G訂單還要多。

  美國一些人以為通過極限施壓就能逼迫中國妥協,然而,在重大原則上中國決不讓步。美方孤立中國的企圖反過來孤立了自己,對中國的極限施壓不僅引起中國人民的極大反感,也引發美國國內的強烈反彈。最近,包括美國最大超市沃爾瑪在內的逾600家公司聯名致信美國政府,認為加征關稅將打擊美國企業和消費者,要求盡快解決中美經貿爭端。

  近一段時間,美國《紐約時報》、英國《經濟學家》雜志、《金融時報》、《衛報》等西方主流媒體紛紛刊文,批評美國政府濫用關稅“大棒”,升級貿易摩擦。美國政府的行為不僅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更削弱了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秩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對美國政府利用關稅向中國施壓表示擔憂。弗里德曼認為,貿易上的針鋒相對,有可能“動搖全球化的基礎”,而“全球化自上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之后,對全球繁榮和相對和平做出了巨大貢獻”。

  英國《經濟學家》雜志于6月初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國政府重新定義了經濟民族主義的運作方式,利用其作為全球經濟神經中樞的角色阻止商品、數據、思想和資金跨境自由流動,這可能會引發一場危機。

  2019年初,由前法國阿爾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和一名法國記者合著的《美國陷阱》一書在法國出版,引起全世界的巨大反響。該書以皮耶魯齊的親身經歷揭露美國政府打擊美國企業競爭對手的內幕。看到最近有關華為的新聞,皮耶魯齊說:“美國又在玩他們的老把戲。”

  “美國陷阱,就是美國利用其法律作為經濟戰的武器,削弱其競爭對手的一種不正當手段。”皮耶魯齊說,“任何人都無法忽視美國將法律作為經濟戰爭武器的事實。所有國家都應團結起來,抵制美國的單邊主義。”


逆全球化注定“多輸”


  當今全球貿易格局出現了一些重要變化。全球貨物貿易中70%以上是中間品,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都離不開誰的格局;跨國公司的競爭不再僅僅依靠資本和技術的力量,而是表現在對產業鏈標準、供應鏈紐帶和價值鏈樞紐的控制。

  美國逆全球化將使全球包括美國自身的生產者和消費者都受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新研究指出,美國向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高關稅,造成的成本幾乎全部由美國進口商承擔。美國企業和民眾已經意識到這種行為的不合適,要求美國政府停止加征關稅的聲音此起彼伏。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市場與價格研究所所長臧躍茹認為,美國挑起對華經貿摩擦嚴重挫傷了全球實體經濟市場信心。從全球各國市場投資者信心看,受市場波動加劇影響,市場恐慌不時出現,投資者悲觀情緒加劇。從貿易投資市場跨境活躍度看,國際貿易增速大幅下滑,國際投資呈現萎靡態勢。美國挑起對華經貿摩擦加劇全球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場波動,可能誘發局部或全局性的系統性市場風險。從主要國家金融市場看,美國的關稅政策加大金融市場波動,市場風險明顯加劇。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葉輔靖認為,美國單邊主義的逆全球化行徑已經給世界帶來了極大損害,擾亂了國際經貿秩序,破壞了世界經濟穩定,嚴重干擾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削弱了市場信心,給經濟全球化趨勢造成了重大威脅。美國的“損人”行為不僅不“利己”,而且會瓦解美國得以強大的全球人才、美元霸權、盟友體系和國際治理體系上的根基。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韓永文表示,美國實現制造業回流的企圖無法實現。美國在一般消費品制造方面不具有比較優勢,美國儲蓄率低,且勞動力價格昂貴,加征關稅將進一步提高勞動力價格,讓制造業回流面臨兩種困境,一是勞動力成本過高,二是需要花費大量成本培訓勞動力,從而推高企業的運營成本。制度優勢、勞動力成本優勢和基礎設施優勢,將使中國繼續在世界經濟分工中發揮重要作用。

  過去10—20年間,中國形成強大的配套能力,使得中國制造業在2012年以后在產值和增加值上雙雙超越美國,終結了美國100多年來的制造第一大國歷史,成為世界第一制造大國,并建成了世界上最完備的工業體系。

  中國不僅緊追“第二次工業化浪潮”,更是緊緊把握住“第三次知識化、信息化浪潮”的重大機遇,實現了從模仿跟隨到趕超引領的跨越式發展。美國人雷小山在《山寨中國的終結》中指出,中國已經從山寨階段進入為中國創新階段,未來將邁向為全球創新階段,實際上個別行業已經開啟了這個歷程。

  阿根廷《號角報》記者豪爾赫·卡斯特羅指出,過去15年來,中國新增企業2140萬家,其中15%為高科技初創企業,目前中國的企業實體超過1億家,而在1978年鄧小平開始改革開放進程之時這個數字還是49萬。新企業如雨后春筍般大規模涌現,展示了過去40年在中國出現非同尋常的“創造性破壞”過程。這個過程通過創造新產品、服務、市場和創新,實現了資本的轉移以及從低生產率產業向高生產率產業的轉換。

  中國“創造性破壞”進程的最大特點是發展迅速。數字經濟規模已占中國GDP的34.5%,并以每年18%的速度增長。在民眾創新的推動下,中國正變成高科技的巨大實驗室。這讓中國在過去5年時間中變成了另一個時代超級大國,它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身份與之相比也有所遜色。因此中國現在與美國爭奪世界權力,世界權力即是新工業革命高科技統治權的同義詞,而人工智能技術又是此中的關鍵。中國已經從質量上而非數量上變成了超級大國。


人工智能&5G的真正玩家



  美國政府不惜一切代價發動貿易戰,其背后最大的焦點其實是對人工智能(AI)、量子計算機和5G等先進技術的爭奪。

  與中國迅速推動5G比較而言,美國在5G領域已經開始落后,在核心電信網絡設備制造商的競爭中,美國的公司已經不在其中,四家(愛立信、諾基亞、華為、中興)主導市場并滿足5G技術核心網絡技術制造商沒有一家來自美國,而同時中國通信設備龍頭企業的電信網絡成本比它的競爭對手低20%到30%。從2015年至今,中國為5G網絡的投入比美國超出240億美元,已搭建35萬座新基站,而美國同期新建的基站數量尚不足3萬座,不到中國的零頭。

  可以說,中國5G通信高科技企業作為全球頂尖通信設備供應商崛起以后,世界通信和互聯網供應商的壟斷被打破。美國的信息霸權被極大地動搖了。

  實際上,不僅是在5G方面,5G高速傳輸與量子安全長距離通信結合,因為量子通信天然具有反竊聽特征,美國通過電信互聯網竊聽他國機密情報信息將逐步被杜絕。目前中國已經在建立量子通信測試的京滬干線,量子衛星墨子也已經發射升空,將進行天地量子通信測試。未來一旦突破,那么建立全新的量子互聯網將不再是夢想。

  2017年11月28日,中國主導的“雪人計劃”已在全球完成25臺IPv6(互聯網協議第六版)根服務器架設,中國部署了其中的4臺,美國只有3臺,這將使中國互聯網國際話語權得到很大提升。隨著根服務器在俄羅斯、歐洲、日本其他國家的不斷架設,各國將獲得自己的互聯網主權,美國的互聯網霸權也將隨之瓦解。

  總之,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通信設備龍頭企業領導的5G技術發展將帶動背后巨大的新技術產業鏈。與量子通信、大數據、計算機、航天、新能源、生物制藥一樣,它們都處在技術突破爆炸的臨界點,一旦全面突破將引領第四次科技革命,全面顛覆世界經濟格局。這將形成以中國為主導的全球科技繁榮局面。而這一點,是美國無論如何不想看到的。這也就不難理解以特朗普為首的美國政府為何會不遺余力地打擊華為。

  6月18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任正非與當今世界三大思想家中的兩位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與喬治·吉爾德一起喝了下午茶,聊到了華為現在面臨的困境、華為如何解決困境以及華為未來生存問題,還聊到了未來二三十年人工智能社會。

  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認為,美國的所作所為促成了華為的“人造衛星”,華為將會覺醒。90年代時日本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當時美國擔心日本發展過快,因此將日本當成美國的敵人,不允許美國跟日本合作。現在中國面臨著和日本一樣的情況。“美國正在犯一個很大的錯誤,首先就是針對一個公司。如果我們各行其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對全世界都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喬治·吉爾德更是希望美國不要執迷不悟,繼續犯下大錯,施加愚蠢的禁令、關稅和對華為的限制。同樣,他還希望能夠幫助重新打造互聯網的架構,解決互聯網面臨的重大安全問題。 “我們有很多技術手段來解決目前不安全互聯網架構所帶來的不信任問題。正如導致貿易戰的已支離破碎的貨幣系統一樣,我們的互聯網安全系統也是支離破碎的。在全球所有公司中,華為可能是最有優勢解決這些問題以及抓住這些機會的公司。”

  喬治·吉爾德認為,華為有87000多項專利、80000多研發工程師。如果中美真的從技術上被隔離,最吃虧的是美國。 “我認為,美國必須要處理好與華為的關系以及全球挑戰,這么說其實是為了美國的利益。美國現在在半導體行業已經不再是領導者。如果還是覺得美國的科技地位不可挑戰,不需要與中國以及世界上其他國家合作,這是完全錯誤的認識,這是多年來形成的錯誤認識。如果我們需要戰勝未來的挑戰,達成設定的目標,我們就必須摒棄這種認識。”

  在新的領域的開辟中,全球各大公司都將面臨著一次重新洗牌的機會,順應潮流和趨勢的公司無疑將會從中分得一杯羹。而如果像美國那樣企圖扼殺中國這個后來者的挑戰,受傷害首先將是美國的企業。華為禁令已經引發了半導體產業鏈的連鎖反應,美國巨頭博通、德州儀器都紛紛表示貿易摩擦和華為禁令對公司的負面影響,美國芯片巨頭博通公司預計損失138.5億元!而一些美國器件供應商,不跟華為做生意,百分之三四十的營收沒了。

  包括英特爾、高通及賽靈思在內的多家美國芯片供應商正秘密向美國政府施壓,要求后者放寬對華為的供貨禁令。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