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令和時代的日本, 如何打好G20這張牌?

日期:2019-06-2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對主辦G20充滿期待的日本,也像去年的阿根廷一般在尋找機緣。比起阿根廷來,日本有太多優勢——因位處東亞,在地緣上接近市場龐大的中國和東南亞;作為西方發達國家、G7之一,其在技術、管理等方面的優勢仍對發展中國家有較大吸引力。
作者|姜浩峰

  “為了避免和關西警方發生不愉快,我們決定——G20峰會期間不上班。”這是日本山口組的決定。包括山口組和從該組織分裂出去的神戶山口組都表示,此前在街道上的清掃、接電話、接待客人等“值班活動”,G20期間統統取消。

  山口組是日本最大最著名的暴力團,也就是黑社會。連他們也自覺在G20期間不去辦公室,暫停一切活動,可見日本已經到了對大阪G20真正全民以待的地步了。

  隨著明仁退位,德仁即位,今年5月1日,日本啟用了新年號——令和。隨后,將迎來首次舉辦二十國集團峰會。

  此前,日本曾主辦過七國集團(G7)峰會、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和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但主辦G20還是首次。

  就時機上來說,2019年的G20,恰逢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起各種貿易摩擦一周年有余,包括二十國集團成員在內的與此相關的各國,一年多來都在采取各種反制措施。譬如5月下旬特朗普訪問日本期間,一再對日本施壓,希圖日本能在汽車和農產品等經貿領域對美國做出重大讓步。可從特朗普訪日期間日美沒有聯合聲明,可以看出——日美在貿易方面的分歧很大。

  在這樣的經濟背景之下,大阪G20峰會會否達成新的共識,形成新的方向引領,確實令世界矚目。而對于處于亞洲的發達經濟體日本來說,在令和時代,如何打好G20這張牌,其有著自身的考量。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訪時,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小栗道明說:“日本還是追求自由貿易的。日本已經與歐盟簽署自貿協定。未來,我們希望和中國、韓國一起,推動中日韓自貿區建設,甚至在文化多元化的亞洲推動類似‘亞洲自貿協定’的簽署。也希望能推動美國改變姿態。”在小栗道明看來,20世紀80年代,日本也經歷過與美國的貿易摩擦,許多經驗教訓值得后來者重視。目前的日本,則在尋求扮演自身所希望的世界大家庭中的一種外交角色,然而,目前看,效果還不明顯,只能期待來日方長。


求平等


  “我很羨慕你們中國,能和美國在貿易領域對等談判。”大阪G20召開之前,一位不愿意公開透露姓名的日本商人對《新民周刊》如是說。在他眼里,日本就像是美國的殖民地一般,并不擁有與美國對等談判的地位。

  回看歷史,即使是日本經濟如日中天的20世紀80年代,一個“廣場協議”,就把號稱“東京的地價就能買下整個美國”的日本給打回了原形。1985年9月22日,美國、日本、聯邦德國、法國以及英國的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簡稱G5)在紐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達成五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誘導美元對主要貨幣的匯率有秩序貶值的“廣場協議”。當時的日本大藏省相當于被賣了還得跟著數錢。由此,也導致了日本經濟20年一蹶不振。

  小栗道明告訴記者:“在日本經濟體量相當于美國三分之二的時候,美國開始對日貿易戰。盡管隨著‘廣場協議’后美元貶值,可直至如今,我們發現,日本對美國仍舊是貿易順差的。”

  今年5月,大阪G20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訪日。特朗普心心念念的是日本汽車制造商能多在美國設廠,增加在美汽車產量,同時還要求日本向美國開放農業市場,以此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作為德仁即位以后首個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的外國元首,特朗普一下飛機并沒有首先見日本領導人,而是直奔美國駐日大使館。在那里,是三十多位日本商人排排坐,等著美國總統來“訓話”。特朗普在發言中,點了豐田汽車社長豐田章男的名:“僅在過去兩年,日本就向美國投資了數百億美元。三月份,Toyota……Toyota在哪里?”

  有人順手指出豐田章男站的位置。特朗普說:“我猜就是你,請起立。感謝你,非常感謝……今天老板來了,可一點都不像是一個老板。”豐田章男此前曾經懟過特朗普,認為豐田在美投資超過60年,養活了不少美國工人,特朗普太不尊重豐田。可在美國大使館,面對特朗普的嘲諷之詞、冷眼相對,豐田章男卻也不敢回嘴,只能悶聲不響了事。在點名豐田不懂事之后,特朗普與軟銀總裁孫正義握手,兩人看上去挺熱乎。分析原因,特朗普上臺后,孫正義立即跑去見他,并承諾在美國投資500億美元,開出5萬個工作職缺,才“買”來特朗普的微笑。

  特朗普訪問日本前夕,位于東京的軟銀大廈10樓,發生了一點小小的變化。原本陳列于此的華為手機不見了。最近有前往訪問者告訴記者:“我仔細觀察,發現還剩下一本華為手機說明書放在角落里。”盡管特朗普并未到訪軟銀總部,但軟銀此舉不得不說是防備在先的。要知道,特朗普訪日前夕,因為美軍知道美國資深參議員約翰·麥凱恩生前與特朗普不和,甚至將“約翰·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從橫須賀美軍基地“雪藏”起來,以免惹怒特朗普。

  而對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來說,特朗普訪日期間,不可謂不鞍前馬后——自拍合影,親自給按快門;打高爾夫球,親自駕車,打球前特朗普穿著紅色高球裝,安倍卻仍畢恭畢敬在黑灰橫條紋高球裝外套著藏青西裝。去東京六本木吃爐端燒,安倍作陪;看大相撲,特朗普在沒有美國選手的情況下多次高喊“美國第一”,安倍乖乖聽著。唯有與特朗普分別乘坐不同直升機登上“加賀”號直升機驅逐艦,安倍才有空偷笑一番。原來,特朗普在艦上竟然脫口而出“我愛這艘船”。這番話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有媒體稱,特朗普為了多賣F-35給日本,猛夸有可能讓F-35B上艦的“加賀”號,殊不知“加賀”作為艦名,其前身正是偷襲珍珠港的舊日本海軍“加賀”號航空母艦。

  可以說,安倍對美外交的特點就是絕不硬碰硬。即使在特朗普對日國事訪問尾聲,送別之際,安倍也是微笑著吐出一句“雙方沒有聯合聲明”。

  一場沒有聯合聲明的國事訪問,將日美貿易懸念留到了7月份日本參議院進行選舉之后。當然,日本在經濟方面已承諾繼續加大對美投資,實現更為強固的日美經濟合作,其中包括豐田到2021年對美投資130億美元,由豐田、電裝和軟銀成立的基金將對美國優步的自動駕駛領域出資10億美元,并深化在經濟和技術方向的合作。

  對于特朗普的日本之行,特別是特朗普與安倍之間的關系,美聯社評論稱:“用盡世上華麗詞藻都無法掩蓋兩人的分歧。”然而,這樣的貌合神離般的分歧,是否能在G20上得以迅速彌合,甚至日美能如期或者提前達成共識呢?

  回想4月26日安倍訪美期間,連一般接待朋友用的紅地毯都被白宮主人親自占著,百種滋味在心頭的安倍,心里應該明白,特朗普正常情況下絕不會平等看待日本。

  為了求平等,特別是經濟領域追尋平等談判資格,拉上朋友一起和美國談,可以說是一種辦法。如果說20世紀80年代在G5框架下日本幾乎找不到朋友,90年代在G7、G8框架下也仍無法找到合適的朋友,那么,如今在G20框架下,無論是傳統西方經濟強國,還是新興經濟體,還是與日本有著較深淵源的南方共同市場國家等等,日本確實有一定的輾轉騰挪空間。這也是小栗道明分析,日本希望尋求“亞洲自由貿易協定”之類文件簽署的原因。


尋機緣


  2018年,位處南半球遠離北方主要經濟國家的阿根廷,本想通過舉辦G20,一舉改變國內金融市場劇烈波動的情況,讓比索匯率能夠有所回升。然而,隨著當年11月底G20的舉辦,隨之而來的圣誕節期間,營業時間延長到凌晨4點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各大購物中心,總體營業額仍比2017年下跌9%。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還持續重申,要求阿根廷政府不得調漲薪資或調降水電等公用服務價格。可見,放過了G20的煙花,并不一定代表主辦方一定會找到好風借力上青云的路徑。

  同樣對主辦G20充滿期待的日本,卻也像去年的阿根廷一般在尋找機緣。比起阿根廷來,日本有太多優勢——因位處東亞,在地緣上接近市場龐大的中國和東南亞;作為西方發達國家、G7之一,其在技術、管理等方面的優勢仍對發展中國家有較大吸引力。

  《新民周刊》從中國日本商會6月19日發布的《中國經濟與日本企業2019年白皮書》上看到,其調查的8765家在華日資企業中,超過七成盈利。小栗道明則告訴記者:“目前,在華日資企業中,58.9%為制造業類企業;41.1%為非制造業類企業。這一比例構成,與日資企業在美國、在國際上相比,恰好相反。在美日資企業中,36.6%為制造業類企業,63.4%為非制造業類企業;在世界范圍內,日資企業中,43.9%為制造業類企業,56.1%為非制造業類企業。也就是說,未來,日本在華投資的增長點將很可能是服務業等第三產業。當然,諸如新能源汽車等制造業新亮點,也勢必成為日資企業在華投資新增長點之一。”

  小栗道明坦言,盡管因為一些美國企業與華為產生的不愉快,導致譬如軟銀等日本企業不得不在某些產品美國技術含量達到25%以上時,遵守美國法律,而停止原材料供貨,由此多多少少影響到日本對華貿易,但這是日本許多商界人士所不愿意看到的。

  回顧歷史,日本的東芝、富士通等企業都曾因為技術上的突破而受到美國打壓,嘗過苦頭的日本在這方面比較理解中國。“當年,日本也曾在受到美國貿易打壓的時候,擴大進口。我覺得,中國現在搞進博會,就是個很好的舉措。”小栗道明分析稱,“而中國和日本還有不同之處。日本畢竟在政治軍事領域,是美國的盟國。而中國在這些方面就與日本不同。中國的幅員遼闊、人口龐大,也是與日本的不同之處,這些都是中國的優勢。”

  G20成員中,印度、韓國、沙特阿拉伯、印尼等都是亞洲國家。小栗道明也認為,日本可以在東亞、在東南亞,甚至在整個亞洲范圍內尋找機緣。“我很看重‘一帶一路’倡議中,開放、共享等理念。盡管整個亞洲與整個歐洲相比,是個文化多元化地區,有些地方還有比較激烈的文化沖突,但假如類似‘亞洲自貿協定’之類簽署后,世界的明天一定更美好。畢竟,放眼世界,亞洲仍是目前世界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

  但必須注意到,一年多以來,隨著“美國優先”為標志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驟然抬頭,從全世界范疇看,經濟下行風險是在加大的。對此,中國社科院研究員、上海市公共關系研究院執行院長王鍵認為,大阪G20上應該大力倡導國際社會維護自由經濟體制的信心。

  令和時代,日本想打好G20這張牌,其實也是如此。前路很長,卻值得期待……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