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尋找區域一體化的新紅利

日期:2013-01-31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長三角城市市長與企業家對話 來自政府、企業、學界的專家學者對話溝通、共同探討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新紅利。

這是一次長三角區域經濟聯動發展的思想盛宴。
  1月22日,“長三角城市市長與企業家對話會”在浦東陸家嘴環球金融中心舉行。
  活動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合作交流辦公室、長三角城市經濟協調會辦公室為指導單位,上海社科院、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新民周刊社和新浪網共同主辦,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全程支持。會上,“水井坊·2012長三角城市綜合競爭力暨可持續發展競爭力榜單”發布盛典隆重舉行。
  來自政府、企業、學界的專家學者對話溝通、共同探討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新紅利。有人預判,未來的中國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周期。

周禹鵬(原上海市委常委、上海市副市長、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上海現代服務業聯合會會長):
  加快城鎮一體化發展,是黨的十八大報告中提到的事關我國現代化戰略實現的重要部署。區域一體化又是城鎮一體化的重要基礎。當今我國發展,越來越需要新的動力源,特別是長三角地區更需要新的發展動力源。
  世界城市群發展的成功經驗表明,區域一體化,特別是生產要素整合后,會帶來城市群各城市新的發展潛力和勢能。這些新的發展潛力與勢能,與之前的發展能差比較的結果,就是發展紅利。
  上海包括長三角如何取得發展?未來若干年長三角地區能否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所在就是如何保持增長。1992年到2007年,上海連續保持了16年兩位數增長。但是2008年,上海的GDP增長是9.7%,首次跌落到個位數。2008年到2012年,增速持續放緩。去年三季度上海的GDP增速在全國是墊底的。這種現象的實質,是上海正處于經濟轉型期。2008年國外金融危機的時候,時任上海市市長的韓正同志曾經說,上海在外患之外,更有內憂。
  上海經濟增長的客觀條件變了。比如,原先以土地批租的方式改造舊城,現在上海中心城區土地開發資源幾近枯竭。還有就是外地大量廉價勞動力涌入上海的狀況不再。如今,環境問題也越發嚴峻,節能減排刻不容緩。上海0.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承載著2300萬人口,除此以外,其他資源非常少,需要從外地“進口”。這意味著,上海再也不能持續過去的增長方式。上海市委市政府2008年就提出,要走新路。比如現代服務業,比如高端制造業的發展,可謂是制造業的服務化。產業結構要向微笑曲線的兩端延伸。寶鋼是典型的制造業企業,我了解到它們組建了五大服務業集團。寶鋼去年的利潤,有50%來自服務業。
 
黃欽(無錫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
  無錫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2013年,無錫將迎來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大家還記得2007年的太湖水危機,無錫人感受到環保問題的嚴重性,有無錫的企業老板,白天在無錫上班,晚上洗澡要到蘇州去!面對生態爛尾,無錫將環境保護列在首要位置,先后遷出1000多家企業,目前太湖水質得到極大改善。我們正謀劃從運河時代走入太湖時代,要恢復到捧起水來就能喝的狀態。
  無錫去年的第三產業,占GDP比重,超過44%。未來希望達到49%。高新產業占比希望達到47%。無錫注重發展的動力,科技創新。2006年,無錫出臺了《關于引進領軍型海外留學歸國創業人才計劃的實施意見》,簡稱“530”計劃,即5年內引進不少于30名領軍型海外留學歸國創業人才,重點是環保、新能源、生物三大先導產業,以及服務外包、文化創意等產業的創業領軍人才。相對于中央的“千人計劃”,無錫 “千人計劃”于2009年9月底啟動,是中央“千人計劃”的重要分支。按照計劃,無錫將用5年時間引進1000名以上的海外高層次人才落地,再用6年時間引進2000名,到2020年,無錫將建成集聚高層次人才、培育高新技術產業、發展高端服務業、具有高品質人居環境的“東方硅谷”。去年,無錫還把美國的生物醫藥領域獲得諾貝爾獎的理查德·羅伯茨博士請到宜興,成立研究院。
  無錫的民生福祉,靠發展,靠建設,靠GDP,但歸根結底,要把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關心落實好。我們這一代人要不愧于這個時代。
  
佟桂莉(杭州市副市長):
  “區域一體化帶來新紅利”這一主題,是探求如何從區域一體化發現新的發展動力。長三角城市經過20多年高速增長,2008年起速度放緩,進入次高速增長和低速增長期。我感到城市新的競爭優勢尚未形成。對于上海來說,制約在于商務成本和土地成本。杭州也一樣。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能帶來什么?我認為是兩個方面。一個是基礎設施的一體化,第二就是城鎮化。高鐵時代,上海和杭州的關系,我們杭州市民這么說:“上海多了一個西湖,杭州多了一條黃浦江。”城鎮化的確是中國擴大內需的潛力所在,是中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杭州獲得了市場經濟的先發優勢,目前正在謀劃加快城鎮化。杭州的城市體系將是這樣的——由中心城市到小城市,到特色鎮,再到中心村。杭州主城市本身產業質量較好,如今的西進,將打造杭州發展的“藍海”,形成發展新的動力。
  我覺得長三角各城市有著很好的產業互補。過早進入工業化衰退期、過早去工業化,都不符合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應該提二進三,也就是提升第二產業,進軍第三產業。第二產業要向高端發展。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目前采取非行政性約束力的合作,組成城市聯盟。這種合作本著互惠互利的原則,有潛力。但是長三角這么多城市合作,需要機制、載體、平臺。我呼吁由上海市的職能部門牽頭,各城市職能部門響應。比如建立交通專委會、旅游專委會等等,重點磋商、協作、合作,樂見區域一體化進程的加快。
  
崔鳳軍(湖州市副市長):
  從湖州發展的歷史和現實來看,上海的龍頭地位不能取消。上海不僅是長三角的龍頭,還是全國性的、國際性的大城市。我們希望上海的發展可持續而穩定。
  浙江的塊狀經濟、縣域經濟發達。目前縣域經濟的困境,是轉型升級的問題。轉型難度非常大。未來發展必然是城市經濟。如何從縣域經濟發展到城市經濟,再進入城市群經濟,實現轉型?湖州會走自己的路——生態化。
  
韓冰(合肥市委常委、副市長):
  過去長三角是兩省一市。前年合肥擴容進入長三角。合肥和長三角核心區域城市相比,還是個小弟弟,基礎薄弱,是1952年在縣城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合肥在“十一五”期間發展很快,得到了江浙滬的產業轉移,受到長三角輻射。
  合肥是國家科技創新試點城市。合肥市剛開過人代會,從會上傳出的信息分析,合肥年年增收,但總量還不大。2012年合肥的GDP是4100億元。就全國來說,去年經濟下行壓力很大,合肥逆勢上揚,上升的勢頭在全國省會城市中排名第三。改革開放30多年,合肥的基礎打得不錯。
  沿海產業要向中西部轉移。合肥是中部最靠近東部的城市,如今又融入長三角,特別適合產業轉移。目前是合肥發展的關鍵時期。交通、環境、區位、商務成本、人才,這幾方面都有優勢。尤其是人才優勢。合肥現在有60座大學,其中有著名的中科大。
  在可持續發展方面,2011年巢湖市一分為三,其中整個巢湖劃給合肥。合肥從濱湖時代走向環湖時代,區位優勢更加明顯。所謂“背靠大別山,懷抱巢湖,奔向大海”。合肥力爭成為“大湖名城,創新高地”。
  在長三角區域經濟一體化中,我建議不僅一年開一次會,談談心,還要至少做一些實體事務。比如共同規劃,在交通、環境、人才引進方面有實質進展。說到環境,你看最近的霧霾天,不是哪個地方的事,而是整個華東、華北都有。長三角環境治理也該聯起手來。
  
陳濤(淮安市副市長):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的紅利是不言而喻的。從歷史上看,上海的輻射作用,主要在長江以南,往西往南發展,對蘇北地區的輻射原來很低。最近幾年長江上幾條通道的打通,蘇北地區受上海輻射的節奏越來越快,輻射效應越來越明顯。
  比如淮安。最近五到十年,經濟始終保持高增長,比江蘇省平均高兩到三個百分點,江蘇平均比全國高兩個百分點。也就是說淮安的經濟增長比全國高5%左右。去年,淮安的公共財政預算收入,排江蘇省第八位,超過蘇中的揚州、泰州。淮安實際利用外資數,也首次超過蘇中地區的城市。作為蘇北地區的中心城市,淮安如何在節奏上跟上長三角區域一體化?我們認為淮安應該主動對接蘇南和上海。最近由市長帶隊,淮安在上海搞了兩次大型招商引資活動。
  
張文榮(亞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聽了市長們的講述,我覺得,首先要分清區域一體化紅利,是怎樣的紅利?是城市化紅利?還是環境紅利?還是人的素質提高的紅利?或者是經濟發展的紅利?
  我是溫州人,最近回到家鄉小住,感觸很深。如今農村的房子連排建,和城里差不多。可我家門前的那條河呢?我小時候大冬天的照樣在河里游泳。現在呢,那河水沒法用!從前的發展,經濟一上來,環境肯定壞下去。就像我們企業家,賺了錢后,把家里裝修好,買了最好的床,可家周邊都是垃圾,不管那床有多好,睡著也總不舒服。發展與環境保護,如何共贏?
  還有就是長三角一體化的問題。其實,江蘇、浙江、上海、安徽有共同的文化基因。今后許多事可以共同規劃。比如在取消高速公路收費問題上,異地養老問題上,是否能有所拓展?我們知道上海是老齡化城市。我想在南通的海門投資辦養老產業,可談了半天難度不小。其實許多地方招商力度很大,招來的企業未必有我這個養老機構好。比如我如果在海門建養老產業,上海的大醫院就有可能搬過來。
  
嚴介和(太平洋商學院院長):
  1945年抗戰勝利的時候,中國的GDP占世界的7%,1949年占5%。1978年中國占世界GDP的份額還不如那時候!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中國迎來拐點。改革開放34年,中國的GDP終于升到了占世界10%。經濟增長很高,可生產力提高是否快呢?我看不見得。還有民富問題。未來的中國,民不富則國不強!
  還有教育。我了解到,最早工業化的英國,英國人把勞斯萊斯品牌都賣了。未來不出5年,教育產業將成為倫敦第一大產業!我們的教育是財政負擔的。當你向教育投錢的時候,人家已經靠教育提取最大份額的財政收入了!中國人有多少出國留學的?大把的銀子花出去了。我們有沒有想過讓外國人到中國留學?
  中國的教育,我認為是教得太多,育得太少。教,是填鴨式的傳承;育,是啟發式的創新。我們的教育,往往導致文化的蒼白。并且文得太多,化得太少。文,是背會的知識;化,是體會的智慧。我們許多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癥結在哪里?智慧是一種孕育。比如倫敦奧運會后,還給倫敦市民的是一座本來的城市。而回望北京奧運會后,留下了那么多鋼筋水泥!這難道不值得反思嗎?
  我們許多領導,領得太多,導得太少。我們知道異而不同的道理,心靈是柔軟的。我們當然可以進一步摸著石頭過河,可也要讓腳步等一等心靈!
  長三角要發展第三產業,第三產業不僅僅是餐飲服務之類。現代服務業,就是智慧產業!智慧產業需要高端人才,需要奇才!
  長三角企業家還要關注淮河。淮河流域的開發,將是一個大的增長點。包括河南南部、安徽的北部和蘇北地區。
  
姚文琛(上海姚記撲克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
  我是上海廣東潮汕商會會長。我關注在上海的外鄉老板。上海是國際大都市。最近我發現很多老板,把孩子動員到海外讀書,因為他們的戶口所在地還在老家,在上海升學有困難。有的老板甚至移民海外。全國各地的老板都到上海做買賣,為上海做貢獻。在子女教育問題上,希望上海考慮。
  
朱旭東(易居中國聯合創始人、總裁):
  我們在啟東賣恒大的一個項目,開盤當天就發現上海買家很多。可許多上海人買了并不居住,成了空城。因為教育、醫療、養老三大問題在當地沒有解決。還有高速收費的問題。希望長三角一體化,能為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帶來更多便利。
  上海的大虹橋地區開發,值得關注。最近易居中國和建設部對全國287個城市做了測評,長三角是樓市風險最小的地區。風險較大的是酒泉、鄂爾多斯。從這個意義上看,長三角地區環境優勢明顯,有著許多商機,有待于捕捉和把握。

【請注意:新民周刊所有圖文報道皆為周刊社版權所有,任何未經許可的轉載或復制都屬非法,新民周刊社保留訴訟的權利。】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