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犬子”嗜肉

日期:2019-10-30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非 我(浙江湖州,國企職員)

  

  前陣子豬肉價格上浮,“買汏燒”們都感覺到“菜籃子”有些難拎。好在真正吃不起豬肉的人其實并不多。回憶起 “犬子”小時候的嗜肉如命,那才令人哭笑不得。

  “犬子” 是古人對自家兒子的謙稱,我家小子剛好屬狗,他又嗜肉如命,叫“犬子”算名實相符。

  “犬子”生于上世紀80年代初。小時候就吃嘛嘛香,胃口出奇好。特別是從他會吃飯起,就養成了無肉不成餐的習慣,所謂“眼睛烏溜溜,最愛肉骨頭”,每頓至少要吃50克肉,否則就拒絕吃飯以示抗議。

  那時每人每月只有肉票500克。全家三人的定量肉票全歸犬子,也只夠塞他的牙縫,害得我此后許多年不知肉味。犬子四歲時跟我到單位食堂就餐,讓他吃好每餐飯就成了我最頭疼的事。因為等我下班,食堂窗口早排起了長隊,輪到我時經常肉菜已罄。那小子才不管你的難處,一看沒買到肉菜,就拒絕吃飯,并哇哇大哭,哭得我心煩意亂。我只得向炊事員拼命賠笑臉說好話,才買來點他們自己吃的肉菜,犬子一見到肉菜就掛著眼淚狼吞虎咽,令我心情極度郁悶。

  這樣的次數多了,犬子“食肉動物”的“名聲”也響亮了,炊事員們看他經常因吃不上肉哭鬧,年紀幼小又無可理喻,只得經常給他留點肉菜,這就算“會哭的孩子有肉吃”了。那些年我根本不必掛心減肥,始終保持著“健美”的身材……

  他到外地讀書后,嗜肉之性難改。放寒暑假回家,唯一的要求是“多買點肉”。菜場商販一看我們大買雞鴨和豬羊肉,就知道我家那“食肉動物”要回家了。

  某年國慶節,我與老伴去學校看他,為他帶去一只四五斤重的熟鴨子。到學校已晚上八九點鐘,我們在招待所安頓住下后,囑咐他把鴨子找一個涼爽的地方安放,他滿口答應。我們不放心,第二天一早問他把鴨子放到什么地方了?那小子拍著肚子說:“爸媽,你們就放心吧,我昨晚已經把它放到最安全的地方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 微信赚钱到自己银行卡 五福彩票输了好多钱 小米盒子新浪体育 试用app赚钱可靠吗 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 模拟摇奖机软件 澳洲幸运10开奖软件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 pc蛋蛋28可以赚钱吗 二肖中特100准 2019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2018dnf怎样赚钱 DEF手游赚钱排行榜 微信小程序打麻将怎么创房间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