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聽歌

日期:2019-10-30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 吳 平(安徽合肥,保衛科職員)

  

  那天晚飯后,去樓下的1912街區散步,看見有一個大男孩在唱歌。男孩二十三四歲模樣,一米八左右的個頭,灰短衫,黑短褲,腳下是一雙天藍色運動鞋。他皮膚很白,胖胖的,一頭短發梳理得光滑有型,給人一種干凈健康的舒適感。

  男孩的設備很簡單:一只話筒,一個手機支架,一個小音箱。歌卻唱得極好聽:三十年前的經典老歌,最新流行的網絡歌曲;民族的,流行的,還有城市民謠;一首接一首,一曲連一曲,盡管音響聲音開得不大,但還是引得不少路人駐足聆聽。

  他正前方的地上,黑色音箱包敞著口,里面躺著一個壓膜的二維碼。偶爾有人掃碼,也有人買來一兩瓶飲料放到他的腳下,這時,大男孩會羞澀地在歌曲中間擠出兩個字:“謝謝。”

  一曲好聽的《風吹麥浪》唱起。此時,頭頂是深藍的夜空,半個月亮的旁邊泊著幾朵閑云,有風隱約拂過,街區的霓虹無聲地變幻著周遭的夜色。這樣的音畫足以讓每一個世人胸懷美好,心生愜意。

  我舉著手機正在錄像,突然,一個白襯衣的中年男子走了上去,男孩趕忙停下歌聲,關掉了音響。白襯衣是街區的安保,要求男孩馬上收攤走人。男孩一邊用紙巾擦著臉上的汗,一邊小聲地和白襯衫解釋:自己昨天本來是在對面那條街唱歌的,是街區安保領導讓他挪到這邊來的,怎么突然又不讓唱了呢?白襯衣沒有回答,只說,我也只是個打工的,街區領導說不給唱,那就不給唱。

  男孩愣了一下,沒有再堅持,說,好的,那我走吧。話剛說完,已經在拆面前的支架了,竟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樣子。

  我走上前掃碼,刷給男孩十塊錢。問他:他們每天都來攆你么?男孩謝過我,笑著說,也不是天天來攆,估計是今天我不走運吧。

  回到家,我把大男孩唱的《風吹麥浪》的視頻發給一個朋友。她看了,感慨地說,在她居住的安慶,也見過一次年輕人在街邊唱歌。她發過來一個紅包,說,《風吹麥浪》我聽了,這二十塊錢,你替我轉給那個男孩。她一再交待:你一定要告訴他——一個阿姨喜歡聽他的歌。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大乐透机选 如何查阅福彩中奖信息 美人捕鱼漏洞刷分 快三计划软件怎么下载 澳洲幸运8官网 六肖中特期期 手游团战有哪些能赚钱的 26选5 极速赛车六码怎么买 大乐透100期的走势图 竞彩比分网球探 过去零成本热门的赚钱买卖 篮球nba即时指数 篮球比分直播118 多乐彩票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