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微光

日期:2019-06-2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安諒


  兩位穿著沾了塵土的工裝、有點蓬頭垢面的外地農民工在圖書館門口探頭探腦地往里張望,一個悄聲說:“哇,里面書真多,能進去多好!”另一個忙說:“怎么會讓我們進去呢,沒看到那位橫眉冷對嗎?”

  透過玻璃門,但見一年輕女子坐在半人高的柜臺內,身體后仰盯著他們。女孩的眼睛挺大,可眼神冷得就像門前的大理石臺階。

  “你們想進去看書嗎?”明人在他們身后輕輕問。

  二農民工被驚到了,一時手足無措:“哦,不,嗯,沒……”說完想迅速走開,怕擋道似的。

  明人表情和藹:“這是公共圖書館,你們可以進去的,到里邊辦一張卡。”

  “真可以進去?我們?”

  “沒錯,你們帶著身份證吧,登記一下就行了。”

  明人把玻璃門推開,女服務員連忙站了起來,笑容燦爛。明人明白,她是認出自己了——圖書館今天的演講嘉賓,也是圖書館特邀的一位學者。尾隨在他身后的兩位農民工小伙子,東張西望,如劉姥姥進大觀園,兩眼流露的滿是好奇和興奮。而女服務員投射在他們身上的目光,冷淡,甚至含有一絲鄙夷。

  “明老師,這兩位也是和您一起的?”女服務員終于憋不住探問了。明人直截了當:“這兩位也想來館內借書,本館不會拒絕讀書客吧?”女服務員掃二維碼一般從上到下瞅了瞅他們,不冷不熱吐出一句:“有身份證嗎?還要交200塊錢,是辦卡的押金。”年輕一些的農民工面露尷尬,另一位也搓著手,從臉一直紅到脖子根了。

  明人從口袋里掏出幾張紙幣,遞給了女服務員。“這是他們的押金,應該沒問題了吧?”女服務員嘻嘻笑了:“沒問題,明老師。”

  一個半小時后,明人收住了演講話頭,等待下一環節的觀眾互動。他發現女服務員在中間一側就坐,邊上有個快70歲的清癯老太太,令他感覺似曾相識。剛才那兩位農民工也在,他們鼓掌的手尚未放下,眼神是敬佩并向往的,只是站在會場一隅,衣著看上去格格不入。

  有人舉臂提問:“明老師,你說小時候就喜歡讀書了,那時,你是從哪里讀到那么多書的呢?”

  明人驀地想起了什么,心間流過一陣熱浪。“一個小學生,哪有錢買書啊;父母也是普通工人,家里沒什么藏書。某天,我聽說街道有個圖書館,趕緊找過去,但是鐵門緊閉,我不敢敲也不敢推,踮著腳從門縫里窺視……然后,門突然開了,一個清秀的中年婦女探出半張臉來:想看書是嗎?聲音柔和親切。我使勁點頭,她笑:進來吧,今天是周一,原本不開放,可你既然想看,那我今天值班,就幫你開燈吧。”

  明人一腳踏進了小小的圖書館,自此與閱讀結下不解之緣。感謝圖書館阿姨,向書友世界注入了溫暖的微光。“她是我的‘貴人’,我想對她大聲地說一句‘謝謝’。”語畢,明人向女服務員邊上的那位老嫗走去,她在女服務員的攙扶下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明人緊緊握住她的手:“謝謝,真的謝謝您!”

  老嫗感慨:“前兩天聽我外孫女說,圖書館請了一位當地的學者來講課,說了你名字,我就在猜,是不是當年那個愛書如命的小孩子!”“您正是那個小孩子的太陽呀!”“不敢當,那時候是舉手之勞,應該做的。”

  女服務員則紅著臉,目光再次落到那兩位農民工身上,她回眸后,對著明人不好意思地笑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