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開民宿的音樂家

日期:2019-06-19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安寧(安徽黃山,職員)

  針山按約定時間,在伊佐美火車站等候我們。一個多小時后,見到姍姍來遲的我們。這位看上去很紳士的男人,以極冷的面孔迎接我們。上了他的商務車,才聽懂他的英文。他責備我們不該遲到這么久。同行的潔趕緊用英文道歉,解釋說明我們不是故意的,是沒趕上火車,但他似乎并不想原諒我們。這位高冷男人雖不太開心,卻依然帶我們先沿伊東海岸線兜一圈,瀏覽海岸風景之后入住他的民宿。其實,他不知道,昨天我們已乘急行列車到伊東海岸線,聆聽了海灣洶涌澎湃的濤聲,領略了醉人落日。他邊開車邊介紹當地情況。伊豆不大,僅有七萬人口,是距離東京兩個小時車程的安靜小鎮,周邊溫泉遍布。但小小的伊豆卻因川端康成的小說《伊豆的舞女》而聞名世界。

  民宿在一座山頂上,離伊佐美站5公里左右。汽車向山頂爬坡,開到一棟西式建筑前,針山替我們拿下行李。登上幾級臺階,彎腰脫鞋進門,抬頭一看:好一個充滿藝術元素的家!大廳一角,擺放著兩架鋼琴,其中一架三角鋼琴。靠窗戶一邊有一長條扶手,像練功房。一打聽,果然是他女兒練功的地方。他有三個女兒,祐美、真美、愛美,全是芭蕾舞演員,現分別定居東京、紐約和柏林。立式鋼琴上擺放著一家人合影。三個女兒個個身體曲線優美,面貌端莊大方。針山說:“如果你們愿意,可以在這里彈琴、唱歌、跳舞,做你想做的一切。”因為他每年去兩次紐約,所以英語不錯。

  針山帶我們上樓放行李,我們住的房間是他女兒的房間之一,布置得溫馨舒適,樓上有衛生間和洗漱間,也有一個大廚房。樓下有溫泉洗浴間,很大,和一個小浴場一般,主人細心地為每位房客準備了毛巾和浴巾。轉到一樓餐廳,裝潢精致的餐廳通往木制陽臺,可以眺望大海。針山早已擺好精美茶具和餐具,等候客人。他燒好開水,泡好茶,囑我們休息一會兒,就去了廚房。透過廚房透明玻璃門,見他手法嫻熟在做日式料理,我和潔十分意外,為遲到而再次愧疚自責。

  回到五米長的長方形餐臺旁坐下,環顧四周,看完墻上油畫,看到餐邊柜上擺放著雕塑及針山女兒們演出的照片、節目單。還有演出單上印著針山夫婦合影和介紹,原來針山先生與妻子和子均畢業于大阪音樂學院,和子是鋼琴專業,一個吹協奏曲,一個鋼琴伴奏,夫唱婦隨啊!和子在橫濱教授鋼琴,只有周末和休假才回來,針山已從大阪樂團退休。三個女兒出嫁后,針山將這棟房子用作民宿,廣交世界各地朋友。別看他今年70歲了,整棟樓的衛生就他一個人收拾。他年輕的時候經常舉辦小型音樂會,邀請很多朋友在家里聚餐,還請來做壽司和中華料理的師傅,這樣一來,他的廚藝提高不少。

  我們在音樂中享受針山親手做的魚片和甜蝦、日式炸雞塊等傳統料理,晚餐伴奏的CD,是他本人演奏時錄制的。針山很健談,我們用英語夾雜手勢溝通,漸漸發現他是位溫和的老人,網絡上,許多房客稱他針爸爸,孩子們喊他針爺爺。

  早晨,天還沒亮,樓下響起音樂。針山先生在放什么CD呢?洗漱完下樓吃早餐,瞥見針山先生正搖動身體,滿懷激情吹著單簧管,才知道那好聽的樂曲,不是碟片里出來的,而是男主人吹的。意外之余覺得太好聽了,還想聽!我走上前,冒昧地懇請他再吹一曲。

  餐廳鋼琴邊,一本樂譜打開著,是“It Don't Mean A Thing”(給我搖擺,其余免談)。我想象著他們一家人沉浸在音樂中的歡樂場景……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