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財富 > 正文

千億房企陽光城的成功秘笈

日期:2019-05-08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陽光發展到今天,除了戰略之外,更重要的是與企業發展相匹配的道路、制度、文化、流程等。
作者|金 姬

  2019年是個好年份,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逐漸實現。而中國企業也站在了“奮斗新時代”的高起點。

  2019年對于樓市而言仍是調控年。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19日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當前經濟工作,其中針對房地產的內容是:“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落實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體責任的長效調控機制。”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提供“美好生活”的房地產企業在2019年的表現就顯得尤為重要。在3月財報季集中發布過后,《新民周刊》選取了其中一家作為解剖樣本——陽光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作為一家“非典型”房企,陽光城從2012年的20億元,到2015年的200億元,再到2018年的1600億元,發展速度十分驚人。

  據悉,陽光城將2019年銷售目標鎖定在1800億元,并提出堅持聚焦一二線城市、剛需改善產品的總體策略,同時進一步深化區域和城市布局。《新民周刊》在2019年的這個春天走進陽光城,希望挖掘出這家企業高速發展背后的原動力。


效仿陳嘉庚的林騰蛟


  想要了解陽光城如何成為今天的地產千億房企,就要探尋它最初的樣子,因為一家企業的基因,往往在成立之初就已確定。

  在2012年把公司管理總部從福州搬到上海之前,陽光城在中國地產界并不起眼,而它已經在福建區域深耕了17年。

  如果有一部中國企業編年史,那么1995年這一年份最濃墨重彩的是互聯網大佬的創業故事——31歲的大學外語教師馬云創辦了“中國黃頁”網站,24歲的丁磊從寧波電信辭職跑到廣州一家美國數據庫軟件公司做技術支持工程,32歲的張樹新與丈夫姜作賢創立了瀛海威公司。

  其實,1995年對于中國地產界而言也很重要——這一年,27歲的林騰蛟從新加坡留學歸來,在福州投資創辦了福建陽光集團,第一個項目就是創建了陽光假日大酒店。

  有關林騰蛟的家庭情況并沒有太多公開資料,作為“改革開放40年40位福建最有影響力企業家”的候選人,難得接受專訪的林騰蛟才在2018年透露了一些自己的信息——他并非早年外界猜測的那樣出生寒門,從出生那天起就有家族事業在等著他繼承。而他卻選擇了回國,白手起家。為什么要這樣?原來,著名愛國華僑、教育家、慈善家陳嘉庚先生是林騰蛟崇敬的偶像。15歲那年(1983年),林騰蛟就立志要做像“陳嘉庚一樣成功的中國人”。

  因為懷揣這樣一個遠大夢想,林騰蛟1995年回國創業,地產只是他的實業之一,他還涉足教育和科技等諸多業務。可能一開始就“不專注”做地產的緣故,這也為他今后充分授權給職業經理人埋下了伏筆。殊不知,這樣“懂得放手”的企業家精神,讓陽光城在不同時期選擇了最合適的職業經理人“領跑”。

  當然,在把地產業務完全交給職業經理人之前,陽光城經過了17年的“蓄力長跑”,這一過程看似積累緩慢,其實是為后來幾年的突然加速做好充分準備。

  1996年,林騰蛟在廈門開發了首個項目“陽鴻新城”,還在福州馬尾創辦了陽光國際學校。此后,林騰蛟探索出一條復合地產的開發之路——1997年,他在福州市中心開發了地產與教育相結合的陽光城小區。這也是“陽光城”的名字由來。

  2002年,是林騰蛟回國創業7年后事業的第一次“起飛”——34歲的他成功收購上市公司“石獅新發”,借殼上市,公司后來正式更名為陽光城集團。


管理總部搬遷 充分授權


  在2012年以前,大家對陽光城的印象是一家二三線房企——偏居福建一隅,雖然上市了,但在市場上名聲并不大。

  其實在2012年把總部從福州遷到上海以前,陽光城已經成功把業務觸角伸向全國,上海就是其中之一——2004年,陽光城啟動全國擴張戰略,創建了酒店與地產嫁接的上海天驕大廈。

  雖然陽光城“小步慢跑”穩扎穩打,但一向佛系的林騰蛟在2年后叩響了發令槍——2006年元旦,38歲的林騰蛟召開馬堡戰略研討會,提出“聚焦地產”的決策。“我們希望能順應環境、積累財富,以便更好地為教育事業、公益事業作貢獻。在這個會上,我們豪邁地提出了2010年地產板塊銷售達100億元的目標,而當時銷售規模不過2億。可是到了2010年,銷售額只達成40億元。有人看笑話,但我很坦然,因為組織的進步是明顯的。”林騰蛟說。

  陽光城集團助理總裁兼營銷管理中心總經理陳友錦,就是在2007年的時候因為在乙方的表現十分出色,而直接被陽光城這個甲方“挖”來的。他對《新民周刊》回憶說,那時的陽光城在福州做的豪宅很有名,而當時福州的地產項目,占到了陽光城地產項目的大多數。十幾年來,福州公司的占比不斷下降,從70%到50%,再到如今的百分之十幾。“這也是一種幸福,因為分母不斷在做大。”陳友錦說。

  陳友錦表示,他進入陽光城的時候,發現這里是難得的“職業化程度那么高的公司”,而且陽光城鼓勵員工“直言不諱”,這也讓所有人做起事來更加簡單、高效。

  2011年,在上海財大畢業的福州人徐慜婧也加入了陽光城。如今是董事會秘書的她,對《新民周刊》表示,陽光城從2012年開始全國化布局,發展到現在已經是一家比較有實力的房企。

  2012年,是陽光城第二次“起飛”的年份——這一年2月,林騰蛟挖來陳凱,并把陽光城總部搬到了上海。

  比林騰蛟小一歲的陳凱,是一位履歷光鮮的地產明星職業經理人——畢業于浙江大學建筑設計與理論專業的陳凱,地產生涯以華潤置地為起點,“輾轉”于龍湖、復星等多家房企,對戰略布局與梳理公司體系尤為見長。

  為什么要把總部搬到上海? 徐慜婧透露,因為上海是金融和人才的高地。

  “遷都”上海的陽光城,迎來了高速發展時期——銷售規模從2012年的20億元迅速增長至2015年的200億元,三年時間增長近10倍,位列中國房地產企業銷售第29名,成功讓陽光城躋身并領跑房企第二梯隊。

  2015年9月,陽光城制定了“181”目標,即2020年地產板塊實現1000億元產值,而這一目標在2018年就提前實現了。陳凱之后的陽光城,先是由張海民接手2年,然后又交到了朱榮斌的手上。這兩人也都是金牌職業經理人,雖然管理風格迥異,但都適合當時的陽光城,可見林騰蛟的選人眼光。

  2017年5月,原碧桂園首席財務官吳建斌加盟了陽光城,任職執行副總裁,分管財務、融資和證券等事務。兩個月后,林騰蛟又從碧桂園挖來一名大將——原碧桂園聯席總裁朱榮斌來擔任陽光城集團執行董事長兼總裁。

  朱榮斌是清華大學建筑工程碩士畢業,可能是所有陽光城中最懂建筑的一個高級職業經理人。因此,如今的陽光城更注重產品本身,這也就有了“綠色智慧家”的誕生。


綠色智慧家,中國地產的鲇魚?



  朱榮斌剛來陽光城,就定下這樣的戰略目標:規模上臺階,品質樹標桿。他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沉下心來打磨更好的產品,尤其是在提倡“美好生活”的今天,讓老百姓住進綠色、安心的房子,是地產人的首要任務。

  朱榮斌說,2017年剛進入陽光城就一直思考如何在產品上做出創新,為此已經籌備了一年,終于在陽光城破千億之后,2018年推出了“綠色智慧家”這一革新意義產品。

  對于產品,他有著一股執拗勁。在2018年12月陽光城舉辦的“綠色智慧 共贏未來”的合作伙伴大會暨品質戰略行動計劃上,朱榮斌坦言:“不瞞大家,我自己有鼻炎,對空氣質量特別敏感。2002年首次置業,也沒條件,裝修家具都很簡單;2006年再度置業的時候,四年前的家具雖然與新房不協調,但考慮到孩子年紀小,為了避免家具對室內空氣的影響,一直沒有更換。如今這套房子已經裝修了12年,家具使用了16年。今年在考慮是否重新裝修,家里展開了大討論,最后決定放棄,怕二次污染,寧可居住在沒有污染的舊居中。這是我家人對居住的基本訴求。”

  這些身邊活生生的例子,讓朱榮斌下定決心要推進這件事。“客戶住不到好房子應該找誰?我認為就該找開發商,而不是材料商。這是剛需,行業內沒人做,我們就要去做,還要積極推進整個行業都去做。”

  在此前陽光城推出的綠色智慧家白皮書上,朱榮斌親自為這篇文章寫序,提到他從業20多年來遇到的一些困惑,比如開發商著力于外立面的高端大氣和室內裝修的奢華堆砌,房價走高的同時,奢靡之風盛行,但在他的觀念中,高端奢華的產品不等于好產品,住宅要回歸居住本質。

  “公司規模做大了之后,后面比拼的是公司質量誰更強。”朱榮斌坦承,“綠色智慧家”產品成本肯定會高出一些。“現在就是看誰能搶得先機,我判斷,未來兩年內還會有企業跟進,但陽光城是第一個去做的,會搶得更多市場份額。我們將來所有的精裝產品都上,不是僅僅放在高端產品系列里。”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客戶單獨裝修成“綠色智慧家”標準,需要的成本遠遠高于交給開發商來做。因此,從長遠來看,越來越多的客戶愿意為“綠色智慧家”買單,也逐步提升陽光城與周邊項目的價格差。

  為此,陽光城專門建立了健康住宅的綠色材料體系,花了大力氣,把所有的材料送到清華大學可持續住區研究中心檢測。也就是說,只有符合條件的材料才能進入陽光城的材料庫,而這些才有資格用到未來綠色智慧家的精裝修房屋中。

  而且,工程施工也會影響房屋的環保標準,如何包邊、孔是否用凝脂封住……陽光城的要求是最后復檢所有“綠色智慧家”的房屋,確保交房的時候就適合入住,而不是要等幾個月散味道。

  據悉,2019年符合“綠色智慧家”的樣板間就會誕生,而大規模交房則在2020年。


光合工程開啟百年人才大計



  朱榮斌在“綠色智慧家”方面大展身手之際,林騰蛟對于公司愈來愈“無為而治”——他每天堅持5點起床,在同事群里分享莊子和陽明心學,然后鍛煉身體,51歲的他平板支撐12分鐘不在話下。

  而陽光城不僅歡迎高級職業經理人,也在內部培養自己的梯隊人才,這就是“光合工程”。

  光合工程是陽光城集團打造的關鍵人才發展體系。通過光(情懷)、水(業務)、土壤(敬業)三個輸入,以人才盤點、人人為師、橙知學堂為三大支撐,培養光之子(源起陽光的未來中層部隊)、光之翼(外招內融的高潛人才)、光之耀(具有陽光烙印的中層管理者)、光之輝(具備合伙人精神的高層管理者)四類人才,輸出能量(培訓認證)、氧氣(文化認證)實現人才培育體系化運作,持續輸出專業型精英人才。

  順勢謀發展,逆勢練內功,“光合工程”從戰略高度對人才進行系統性培養和發展,必將助力陽光城在房地產行業下半場的競爭中保持競爭優勢,實現持續而高質量的增長。

  至少從目前的業績來看,“光合工程”初見成效——陽光城4月25日發布公告稱,2019年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60.08億元,同比增長39.6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079億元,同比增長37.15%。

  而根據陽光城2018年的財報數據,公司2018年全口徑銷售金額為1628.56億元,權益銷售金額為1183.25億元。當年實現營業收入564.7億元,凈利潤39.06億元。首次突破千億銷售門檻,陽光城算是給投資者交出了一份較為出色的成績單。

  其實陽光城的成功秘笈,林騰蛟早就公告天下——4月12日,他在陽光城的上海總部大廈表示,陽光發展到今天,除了戰略之外,更重要的是與企業發展相匹配的道路、制度、文化、流程等。所以,在增強文化價值觀驅動力的同時,必須持續學習先進的現代治理體系,不斷提升組織能力。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只有付出不亞于任何人的努力,才能到達夢想的遠方。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