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采編幕后 > 正文

我與胡歌對談的60分鐘

日期:2019-06-2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作者|闕政

  數了數,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做了九個采訪,寫了三篇文章,看了五場電影,還挺圓滿的。遺憾當然也不是沒有,身為周刊記者,最為難的當然是深度采訪的機會難得——電影節的部分評委和嘉賓出現在了媒體可預約采訪名單中,但相比出席的各路大咖,仍然嫌少。尤其是,即便預約成功,也只有群訪的機會,幾十個記者圍著采訪對象聊三十分鐘,輪到你的對話也許只有一分鐘。這一分鐘的時間夠不夠做深度報道?顯然是不夠的。今年,王家衛導演來當創投單元評委會主席,用他電影里的臺詞來說,只能做一分鐘的朋友。

  電影節的放大效應,相當一部分來自各路媒體的報道。如果不能將來賓關于電影的觀點最大化傳播,未免是一種巨大的浪費和損失。等到電影節結束,金爵獎評出了,500多場電影放完了,總還是要剩下點別的什么,才不負組委會辦節、記者們跑節的一場辛苦。

  同樣遺憾的,是金爵獎論壇結束后的提問環節遇到了壓縮。今年春節檔,一部《流浪地球》開啟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電影節也特意請來《后天》的導演、科幻電影大咖羅蘭·艾默里奇交流,同場的還有諾蘭的御用特效師。但聊完之后當記者想要提問時卻發現,論壇已經宣布散場了。

  所以還是要感謝胡歌這樣的演員,在日夜忙碌趕場之際依然撥出專訪的時間給媒體,細細聊自己的演藝心得,不作套路化的回答,句句發自肺腑。浮躁的行業大環境下,盛產功夫用在電影之外的從業者,少見衷心愛這份工作,熱心只為電影的人。好消息是,雖然少,卻也不是沒有。他們往往不會出現在官方的采訪名錄之中,挖掘出他們的價值,是記者們的責任。對自己說,明年,要找到更多的他們,而不是忙著去交那些一分鐘的朋友。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