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美臺軍售:沒有前途的鬧劇

日期:2019-07-31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盡管美國千方百計想同時從臺海兩岸撈好處,但隨著中國大陸在國際經濟和政治舞臺上的地位日益突出,尤其手中掌握的“政策武器”越來越犀利,美國政府乃至那些軍火商的日子并不好過。
撰稿|吳 健

  大夏天的,臺灣問題也沒能“涼快”下來。2019年7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任上的第二筆對臺軍售項目(FMS)揭開面紗:22.2億美元——108輛M1A2T主戰坦克、250枚毒刺肩扛式導彈及其后勤支援裝備,無論金額還是銷售武器性質,都超過其上任后,2017年6月29日的首筆對臺軍售。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連續做出回應,除了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更明確提到“為了維護國家利益,中方將對參與售臺武器的美國企業實施制裁”,很快網上開始出現可能面臨制裁的美企名單。這不僅意味著想通吃海峽兩岸生意的美國政府和商人得掂量沖撞大陸紅線的代價,更代表著看似“你儂我儂”的美臺軍售關系正在接近歷史的終點。



這是臺軍想要的嗎?


  “我們要的是一手新車,請放心。”當美國國防安全合作局(DSCA)剛傳來允售消息,臺軍“陸軍參謀長”楊海明第一時間向島內“報喜”,這筆軍售難得地全部“滋潤”臺灣陸軍,尤其為衛戍大臺北的兩個裝甲旅換裝的M1A2T坦克是破天荒地全新生產,而非二手翻修車。可他沒有往下解釋:標準裝甲旅起碼要兩個戰車營(即坦克營),編制坦克88輛,如果像臺軍最精銳、編制更合理的裝甲542旅,三個戰車營就該132輛,如此大的缺口,臺軍作何解釋?

  美國《防務新聞》常駐臺北記者溫德爾·明尼克曾提到,代號“銳捷專案”的購美坦克項目經歷十年,臺軍原打算吃進至少200輛,換裝四個裝甲旅(兩個在北部,中部和南部各一個)各一個營,但幾經“華美軍工會議”交涉,面對美國無法攻克的“價格鐵壁”,臺軍被迫接受只換裝兩營的結果,即108輛M1A2T集中給臺灣陸軍第6軍團所屬第542、584旅,而兩營所需坦克數量是88輛,其余供裝甲兵學校、后勤學校等單位作為教學、庫存用途。眾所周知,自從20世紀80年代放棄“反攻大陸”戰略后,臺灣當局購買武器的順序,第一位是作戰飛機,目的是確保海峽制空權,其次是軍艦,目標是控制島外海域,坦克只能位居末席。按照蔡英文當局賦予臺灣陸軍“內防突變,外防突襲”的要求,如遇攻擊,坦克群僅是最后灘頭一搏的炮灰,拼光了也挽不回失敗命運。

  “這是臺軍想要的嗎?”島內《亞太防務》雜志發出質疑,被蔡當局視作“重大突破”的M1A2T坦克允售,實際是美國給臺灣軍備“挖的大坑”。早在1999年,臺軍就發布以求購第三代坦克為目的的“捷豹專案”,最初版本是由“兵整中心”同美國公司合作研發新坦克,其假想敵是大陸99式坦克,但因臺灣沒有研制能力,加上當年“9·21”大地震將“兵整中心”連根搗毀,導致“捷豹專案”徹底走向外購。“捷豹專案”所瞄準采購對象幾經變動,美國M1A2、德國豹2、以色列梅卡瓦MK3甚至法國勒克萊爾都曾進入備選方案,但隨著臺灣外部軍購環境的“孤島化”,美國M1“艾布拉姆斯”系列坦克成為“不容置疑的選項”。2016年,臺灣陸軍正式頒布旨在求購坦克的“銳捷專案”,但采購對象變成單一的美制M1坦克,只是在買翻新的M1A1舊車還是新造M1A2新車之間掂量,“猶如挑選哪個爛番茄還湊合”。知情者透露,細看這份軍售清單,“臺灣不該花的錢太多了”,“像坦克配套的122挺固定式車長機槍、216挺M240通用機槍、14具M239煙幕彈發射器以及后面數以百萬計的槍彈,都是臺灣軍備局在造的軍品,根本沒有采購必要。而且美軍自用的M1A2全由翻新而來,臺灣要求新造,勢必得自掏腰包重開生產線,幫助其召回工人,重建上游產業鏈,完全是幫特朗普發展‘美國制造’罷了”。


關鍵的東西給不了


  在臺灣當局眼里,特朗普似乎是慷慨的“防務贊助者”,過去兩年多執政期內批準十個軍售項目(其中一個表面上屬于商業銷售<DCS>),包括AGM158聯合防務外武器(JSOW)、AGM88反輻射導彈、M1A2T坦克這樣的進攻性武器都納入其中,連潛艇關鍵作戰系統(俗稱“紅區設備”)也不例外,顯然不僅要售臺武器數量上超過奧巴馬時代,質量上更要再創新高。可現實總是令人玩味的是,一年多前,美臺商會主席韓儒伯、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沃爾福威茨率高級代表團訪臺,他們同蔡英文會談時袒露了不少售武底線。當時,美方承認在臺灣最渴求的F-35B垂直起降戰斗機方面,“未來10年-15年仍無出售可能”,取而代之的只是售賣依賴常規機場起降并且技術過時的F-16V戰斗機。在潛艇方面,美國所能出力的也只有武器和作戰系統,因美國自身已無常規柴電潛艇制造需求,臺灣還得尋求歐洲幫助,然而歐洲若無可能提供裝備輸出許可,“美方也就愛莫能助”。“最關鍵的給不了,直升機、機載武器、坦克、二手軍艦等一般性武器卻賣得起勁,面對兩岸軍事對比,這些武器根本不符合民進黨當局鼓吹的‘不對稱戰略’。”臺灣軍事觀察員楊溫利說。

  一名曾為美國在臺協會(AIT)服務的美國退役軍官也承認,M1A2T一類的重型坦克落戶,“不是幫臺灣解決抗衡大陸的軍事問題,而是為美國解決軍工產能過剩問題”。2016年民進黨二度執政,“防衛自主”的經濟戰略和側重“航空、艦艇與信息安全”的建軍重點讓外界高度觀望,而2017年臺灣“國防部”端出新軍事戰略“防衛固守,重層嚇阻”,并稱“重層嚇阻”目標就是不讓戰爭帶入臺灣本島。既然臺灣要“防衛自主”,美國軍火商自然對參加臺灣防務展興趣索然,即使參展,也只是簡單的攤位擺設和掛海報。蔡英文當局已三度參與“華美軍工會議”,美國官方壓根拒談任何關鍵軍備技術輸出,只肯銷售成品。而對照兩年來特朗普政府售武項目,并沒有幾個對臺軍遂行“重層嚇阻”戰略有幫助的,“尤其新賣的M1A2T坦克居然采用臺軍完全不熟悉的AGT-1500C燃氣輪機,而且要燒輕油,勤換空氣濾清器,臺軍后勤體系特別是預算很難支撐,唯一的好處就是肥了維持生產線運轉的美國供應商”。

  “更滑稽的是,臺灣對美國軍購,按照臺灣當局所謂‘國防法’規定是必須技術轉讓的,但縱觀特朗普多筆軍售條目可知,這些規定純屬空文。”艦載武器方面軍事專家石宏介紹,“臺灣自身沒有真正關鍵技術來支撐自己的關鍵軍備需求,意味著他們在美國面前毫無‘議價權’,像2017年‘華美軍工會議’上,美方代表就用大白話揶揄臺方:‘請認清貴方的實力,別在技術轉讓上白費工夫了。’”事實上,美臺軍售領域大致分為硬件和軟件兩部分,前者是平臺、裝備和武器,后者從人員訓練、后勤支援項目到計劃采購。近年來,美國對臺軍售項目,除了奧巴馬時代的P-3C反潛巡邏機、兩艘二手佩里級護衛艦和特朗普時代的M1A2T坦克外,大型裝備項目已不多,能實質發揮“戰略嚇阻”的武器也不多。“這說明美臺軍售已處于‘天花板’狀態,再突破已十分困難。”石宏強調。

  當然,美臺軍事合作新動向也不能忽視。石宏注意到,美國對臺軍事硬件輸出雖做不到“要什么就有什么”,但在訓練需求和軍方私交上卻有意偶爾破破“紅線”。自2017年起,美軍官網上不時出現臺灣人員赴美接裝受訓畫面,尤其還出現臺灣陸軍人員混編入美軍進行小群戰斗編組訓練的情況。“特朗普集團通過‘打擦邊球’的方式向我們使‘臺灣牌’,后面會越來越多。”石宏說。


商售軍售,換臉嫻熟


  自從1979年中美關系正常化之后,對臺軍貿一直是兩國關系中最大的負面因素,而美國完全基于自身國家利益的考慮,利用“政策旋轉門”保持對臺軍售,既不過度刺激中國大陸,又能向臺灣兌現“安全承諾”,撈取不菲的商業利潤,可謂“刀切豆腐兩面光”。

  知情人士透露,上世紀80年代,美國為了拉中國對抗蘇聯,一度將對臺軍貿收得很緊,并且在1982年8月17日同中國政府簽署聯合公報,公報中對臺灣沖擊最大的莫過于規定美國對臺軍售要“減質減量”,按照美方算法,以1979年對臺軍貿的6億美元為基準,再加上通貨膨脹因素,從1983年起,以8億美元的上限開始逐年減少2000萬美元,直到最終解決這一問題。可是,臺灣海軍前“總司令”葉昌桐坦言,美國從一開始就沒把“8·17公報”看得太重,這只是一個政治姿態,從那以后便千方百計鉆空子,找變通。最突出的變化是,整個80年代,美臺軍貿主流從傳統的對外軍售模式(FMS)變為商業銷售(DCS),再者美國對臺防務技術轉移也不算在軍貿額度內。

  據一位姓薛的美籍華裔代理商透露,“商售”是指臺灣方面直接和美國軍火商訂立商業合同,美國政府只審查這項武器裝備是不是政策允許出口的,其他概與政府無關。相對于“商售”概念的是“軍售”,軍售是當局對當局的交易,臺灣當局的對口單位是DSCA,不必與廠商打交道,臺灣所訂購的武器也由該局全權招標和代簽,并監督整個制造和交付過程。據透露,DSCA主管對外軍售事務的是“軍售辦公室”(FMS Office),臺灣地區與印尼、新加坡、泰國的軍購需求統歸該辦公室的東亞區主管。據薛姓代理商透露,一般說來,客戶向美國采購武器“愈早愈難”,也就是一項裝備剛出來時一定是美軍自己先用,接下來賣給北約和日本等,再下來才是臺灣等地區伙伴,“分階段開放”的層次分得非常清楚。但美國開放哪些客戶申購哪些武器的審查標準不會公示,“幾時春江水暖”,只有像軍售辦公室里的一線科員才知道。

  果然,美國反復拿商售軍售的“法律游戲”與中國大陸周旋,據統計,到了1992年,即“8·17公報”簽定10周年之際,美國累計對臺軍售總額達到77億美元,其中一多半的交易是通過商售或技術轉移模式完成。而到了蘇聯解體后,美國自認為中國奈何不了自己,對臺售武的力度進一步加大,在整個90年代,除了1994、1995、1999三年,美國對臺軍售金額年年超過10億美元,甚至達到20億美元。

  然而時移世易,隨著中國綜合國力快速提升,特別是中國內地市場對美國公司的吸引力逐漸加深,參與對臺售武的美國公司畏于中國大陸的法律和政策威懾,越來越不敢接臺灣的軍火生意。2005年,曾發生DSCA為臺灣訂購的某項武器進行國內招標,居然有一家公司主動棄標,理由是“照顧在大陸的商業活動”。為了幫本國企業脫困,美國政府干脆“赤膊上陣”,重新以對外軍售模式界定美臺軍貿活動,換句話說,美國軍方成為向臺灣提供軍火的第一責任人,由它與軍火商簽署合同,如果中國大陸要制裁,理論上就只能找美軍或者美國政府“算賬”。面對美國政府公然違反“8·17公報”的行為,中國政府曾多次提出強烈抗議。有意思的是,美國國務院的解釋竟然是自己的“與臺灣關系法”的效力更高,這應了一句老話:“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耍文化。”

  俗話說:“形勢比人強。”盡管美國千方百計想同時從臺海兩岸撈好處,但隨著中國大陸在國際經濟和政治舞臺上的地位日益突出,尤其手中掌握的“政策武器”越來越犀利,美國政府乃至那些軍火商的日子并不好過。舉2010年1月的那一波美國售臺64億美元軍火為例,奧巴馬政府剛宣布售臺武器清單,中國旋即發出制裁相關的美國武器供應商的名單。通過觀察后來的事態發展,外界發現中國果然在局部領域對美國武器制造商進行有效制裁,特別是巧妙利用美國波音公司與歐洲空中客車公司在客機市場的激烈競爭,讓美國廠商吃足了苦頭。

  在2010年的軍購清單里,臺灣購買的AH-64E“長弓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魚叉”反艦導彈都是該公司制造的。波音公司雖然在美臺軍售中獲利豐厚,卻喪失了中國內地市場的龐大客機訂單,輕重之間堪稱得不償失。中國大陸雖沒有口頭明講,卻以實際行動轉向歐洲空客采購客機,顯然有制裁波音的味道。據統計,當2008年傳出波音要接臺灣的軍火單子的風聲后,中國大陸就很少向波音采購飛機,相反卻向空客購買數百架飛機。到了2010年,中國內地各民航公司總計向空客訂購超過200架飛機,卻僅購買20余架波音飛機,采購數量的巨大落差讓波音公司心頭淌血。

  中國制裁波音公司顯然是殺雞儆猴,用以威懾他國政府和武器制造商不要向臺灣出售武器。就在變相制裁波音公司之前,中國就利用各種渠道向有意對臺售武的各國公司施壓,迫使相關公司紛紛打退堂鼓。2005年臺北航天展上,以色列索爾塔姆公司剛剛展出一門美軍所用的卡多姆(CARDOM)高機動先進迫擊炮,沒過多時,以色列國防部就收到中國駐以使館的照會,表達中國政府的不滿。可知,在臺灣的軍事相關報道和展覽等活動,都會受到大陸的密切關注。再舉韓國某公司為例,它曾計劃通過臺灣分公司把遙控武器站(RCWS)賣給臺軍,不過項目進行途中消息走漏,該公司立即受到大陸相關部門調查,迫使韓企總部緊急叫停銷售。

  專家指出,根據經濟貿易重力模型,兩國之間的經濟交流取決于兩國的相對國民生產總值和它們之間的相對差距,這意味著在和平時期,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及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中國大陸成為或即將成為許多國家的最大經濟貿易伙伴,即使是美國,也與中國保持著天文數字的貿易額。因此,美國及其他試圖向臺灣售武的國家必須仔細掂量一下,是想要對臺軍售的“蠅頭小利”,還是著眼潛力無窮的中國大市場。



最狠毒的“賣臺”


  2017年特朗普上臺后,明確把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特別是頻打“臺灣牌”,意圖對中國形成牽制效應。而蔡英文為首的民進黨當局樂于“投懷送抱”,為其火中取栗。2015年,蔡英文在島內競選期間跑到美國拉關系,反復表態要“融入”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特朗普政府推出旨在對沖中國大陸的“印太戰略”后,故意將臺灣當局定位為“區域貢獻者”,推出“與臺灣交往法”等系列涉臺法案,提升美臺政治關系,深化雙方軍事合作,蔡英文更是積極配合,除開用大筆金錢采購美國武器,更是不顧臺灣安危,沖撞“九二共識”底線,抨擊大陸“一帶一路”,拋出“租借太平島”等南海政策調整議題,還在中美貿易摩擦期間與華盛頓“對表”,包括要求臺灣中油公司向美國增購250億美元天然氣。

  蔡英文當局這些舉動,完全是誤判形勢。要知道,中美出現一定戰略競爭是事實,但“斗而不破”更是形勢發展的必然結果。中美共同利益始終大于分歧,決定其關系基本面仍是和平與合作。目前,雙方關系的緊張,是美國單方面發起和制造的,中國沒有這個意愿。美國社會各界、特朗普團隊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隨著自身傷害的加深,理性的力量會上升并占據主導。盡管今后中美戰略競爭將是常態,但雙方徹底翻臉的代價誰也承受不起。換言之,如果蔡英文當局寄希望于形勢會發展到中美矛盾不可調和直至破裂,純屬幻想。未來的中美關系中,美臺“斷交、廢約、撤軍”的基礎難以顛覆。只要中美關系不破裂,臺灣當局就無法指望美國會徹底突破“一個中國”政策;即使破了,也不可能出現20世紀五六十年代時的那種情況。實際上,即便中美建交之前,美國政府對兩蔣當局也是約束的,不讓臺灣越雷池一步。

  “美國歷來是現實主義至上,美國對臺支持政策,固然出于對中國戰略競爭大框架的需要,但更多的是貿易談判策略使然。”一位大陸學者表示,保持臺海和平穩定而非動蕩不安,更符合中美共同利益,因為臺灣問題是中美關系最敏感的問題,大陸為了國家不被分裂可以“付出一切代價”。這一點,經歷過李登輝、陳水扁在島內執政時代所制造的一系列“麻煩”的美國是清楚的。美國不是沒有策動“臺獨”牽制中國大陸的想法,在克林頓、小布什時代也有過嘗試,但都失敗了。2018年,美國多次重申“一個中國”政策,包括國務院更改地圖涉臺標注,對美國企業按照一個中國原則修改有關標注,最終實質接受既成事實等,就是明證。中美貿易摩擦,雙方短兵相接,美國出一些有分量的挺臺舉措并不奇怪。美國支持臺灣,但不會直接對其進行軍事保護,中美不會發生全面激烈軍事對抗,美國再次拋棄臺灣是必然的。

  更微妙的是,十多年來,無論是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還是特朗普當下推出的印太戰略,表面上,美國沖在前面,聲勢很大,但實際上,其態勢類似于戰場撤退前的火力逆襲,真實用意是利用這場逆襲,迷惑和裹脅所謂的盟友伙伴,為其“擋槍蹚雷”,達到將盟友伙伴推到前面,對中國進行“近身盯防”,自己則伺機退步抽身,實施“離岸制衡”。其實,臺灣只是其中的“棋子”。美國推動對臺軍售、出籠涉臺法案、鼓動臺灣對抗大陸、做虛對華承諾等,都是為了掏空臺灣資源、耗盡臺灣能量、榨干臺灣最后一滴血,在兩岸之間制造深仇大恨。待兩岸統一時交給大陸“空殼臺灣”,讓中國背上巨大沉重的包袱。美國會像榨汁機一樣榨干臺灣,最后把臺灣賣掉,這才是美國在臺灣問題上最狠最毒也是最具欺騙性的一手,需要兩岸同胞高度警惕!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 创客平台点广告赚钱6 股票行情002216 dnf大学生搬砖赚钱 院子里养殖什么赚钱 梦幻西游工作室抓鬼赚钱吗 新手炒股入门教程 有什么赚钱知识的书 代缴公积金公司赚钱吗 股票走势图怎么看 小股票赚钱吗 自制赚钱软件 建设银行卡怎么赚钱到支付宝 魔兽世界60级战士野外打什么赚钱 什么行业赚钱女性 边境之旅赚钱快 公众号赚钱还是简书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