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王室香火,如何延續?

日期:2019-04-30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對于這些國家而言,王室延續下去才是當務之急,而由誰來頭戴皇冠,是男是女并不那么重要。
作者|金 姬

菊花朝代,男丁堪憂



  對于日本王室而言,即便59歲的日本德仁皇太子順利繼位,但由于有資格的后續繼承人數量少得可憐,甚至威脅到天皇制度的存續。

  日本皇室可以說是世界上流傳最久遠的皇室,在日本的歷史上只有這一個菊花朝代,德仁天皇是第126代。但如今的日本天皇制度,主要以1947年的《皇室典范》為準則,而這是在美國的授意下頒布的,因此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日本王室的發展。

  例如,1947年開始,日本規定皇室成員僅限于大正天皇(明仁的祖父)的后代,并將11個旁系清除出皇室。當時這些皇族不得不放棄他們的皇室特權。雖然在這些家庭中有更多男性,但他們自出生起就遠離皇宮,作為平民長大成人。這意味著目前沒有可以和公主結婚的皇室男性,而嫁給平民的公主將自動脫離皇籍成為平民。再加上《皇室典范》第一條規定,只有男性成員才能繼承皇位。這就意味著只有日本王室男性成員生下兒子才能保住菊花朝代的香火。

  不幸的是,德仁只有愛子公主一個女兒,身為女性的她不能繼承皇位。目前第一順位繼承人是德仁的弟弟、54歲的文仁親王;第二順位是文仁年幼的兒子、現年13歲的悠仁親王,也是他這一代當中唯一的男性;第三順位是明仁的弟弟(德仁和文仁的叔叔)、84歲的正仁親王,而他本人沒有子嗣。考慮到德仁和文仁年紀只相差5歲,所以下一任天皇由悠仁直接繼位的概率很大,而他必須要保證今后結婚生下兒子,否則就面臨無人繼承的尷尬境地。

  其實,在悠仁2006年出生之前,日本國會一度考慮修改皇室典范,允許女性皇族繼位,并容許其和平民結婚傳位給后代,或者恢復二戰之后廢除的宮家成員之后代的皇族身份。

  德仁的妻子雅子并不適應宮中生活,再加上高齡產女,未能生下兒子,一度患上抑郁癥。

  而文仁的妻子紀子一連生了兩個女兒(真子和佳子),最終在40歲高齡時剖腹產下唯一的男丁——悠仁,暫緩了王室男丁單薄的危機。值得注意的是,從悠仁出身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他的人生,整個皇室寵愛至極,據說取“悠仁”這個名字,是希望孩子悠然地走過長久的人生,就是怕孩子中間出事,無人再繼承皇位。

  對于悠仁而言,壓力可想而知,因為作為日本王室這一輩中唯一的男性,隨著女性王室成員紛紛出嫁,他很可能在將來承擔大部分王室公務活動。日本前外交官、外務省前發言人沼田貞昭認為,王室人數減少可能意味著出現在公眾面前的機會也越來越少,這將導致天皇及其家人形象受損,而王室形象是天皇用心血建立起來的。

  雖然1945年日本投降后,在美國的授意下,裕仁天皇發表了《人間宣言》,否定了天皇的神性。但日本王室在民眾心目中仍有一定的地位,王室成員也愈來愈親民。例如,由于對天皇的血脈純潔性有著很嚴格的要求,所以歷代妃子都是出自旁支或者是五大貴族。而從明仁天皇開始,王妃都是平民,贏得民眾的不少好感。

  又比如,悠仁成為二戰后第一個進入學習院以外小學學習的日本皇室成員。學習院是日本的“貴族皇族大學”,日本皇室成員一般從幼兒園直到大學都在學習院及其附屬學校就讀。而從幼兒園開始,悠仁一直就讀于御茶水女子大學附屬學校。在他的伯伯德仁成為天皇前的4月,悠仁剛剛進入御茶水女子大學附屬初中學習,與其他113名新生一起出席了入學儀式,悠仁還作為新生代表致辭。

  為了避免日本王室“凋零”,日本改革派曾在近幾年建議保留女性皇族婚后身份、甚至給予其獨立創設宮家的權力。根據多項民意調查,日本絕大多數人支持王室改革,讓女性享有更多權利。

  日本歷史學者米田雄介甚至表示,僅設立“女性宮家”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皇位繼承問題,有必要討論設立“母系天皇”(即母親為皇室成員)甚至女天皇的可能性。其實,日本歷史上曾有過女帝時代。在日本由古至今持續的126代天皇中,曾出現推古、皇極、持統、元明、元正、孝謙、明正、后櫻町共10任8位女天皇,其中就有天皇之女代替弟弟或哥哥擔任女皇職位,待到天皇家族下一位男性天皇繼承人到位,再主動退位。

  但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首的保守派認為,保留女性皇族等同于是承認女系繼承權,這又是難以接受的。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嚴格按照1947年版的《皇室典范》,是不允許在世天皇退位的。而為了能讓明仁天皇順利退位,相關法規已經進行了修改。因此,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日本內閣也許會考慮提出再次修改《皇室典范》,而不是等待悠仁結婚生女后再來臨時抱佛腳。


女王儲之風



  綜觀全球,像日本王室這樣的繼承人危機,在其他王室也可能存在,只不過各家都拿出了“解決方案”。

  首先,王室在當今世界是個小眾存在——在全世界233個國家和地區中,目前仍保留王室的國家只剩下27個。它們是亞洲的日本、泰國、文萊、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約旦、不丹、阿曼、卡塔爾、馬來西亞、柬埔寨和巴林,歐洲的英國、荷蘭、比利時、瑞典、挪威、西班牙、摩納哥、盧森堡、丹麥、列支敦士登和安道爾,非洲的萊索托、斯威士蘭和摩洛哥,以及大洋洲的湯加。

  正因為稀少,各國王室(尤其是沒有實權的那種)在繼承人的問題上就靈活變通起來。例如,在目前27個擁有王室的國家中,英國、丹麥、瑞典、挪威、比利時、荷蘭和盧森堡等國都承認女繼承人。而且,目前在位的也有2位女性君主: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和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

  英國1701年頒布的《王位繼承法》規定,同為英王子女,不論年齡大小,男性排位先于女性。若長子亡故,王位由其后嗣繼承。英王如無子女,王位由其弟繼承。在這個繼承法中,女性繼承王位只是一個無奈的選擇。而伊麗莎白二世是因為其父無男嗣,伯父又早已放棄王位,她才“歪打正著”成為女王。到了2011年10月,英聯邦國家首腦會議原則上通過了修改英國王位繼承法。至此,英國君主的子女享有平等王位繼承權。

  而同樣告別“重男輕女”的丹麥,也是男丁稀少的順勢而為。目前在位的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1940年出生時還無權繼承王位。因為她的父親弗雷德里克九世國王沒有男性子嗣,于是丹麥政府1953年提出動議,修改王位繼承法案,允許女性繼承王位。倡議獲得了當時絕大多數丹麥人的贊同和支持。因此,13歲的長女瑪格麗特公主成為了女王儲。在父親去世后,瑪格麗特于1972年1月14日登基。

  事實上,在丹麥的歷史上有過一位女君主——14世紀下半葉統治丹麥的瑪格麗特一世,但她是以獨生子奧拉夫的名義執政的。為了表示對500年前這位杰出的女王敬意,瑪格麗特即位時將稱號定為“瑪格麗特二世”。

  這種男女平等之風,也吹遍了歐洲很多王室。

  例如,瑞典1980年對憲法做出修改后,當時還是嬰孩的卡爾·菲利普王子就失去了王位繼承權。而他的姐姐、1977年出生的維多利亞就成為瑞典王儲。維多利亞公主年輕漂亮,非常有主見,先后在法國和美國學習,又進行多項官方工作,并在瑞典多家公司跟進學習。可以說,維多利亞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未來接任女王做好準備。

  目前,在世界范圍內,確認的王室女繼承人是兩位——比利時菲利普國王的長女、18歲的伊麗莎白公主,以及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長女、16歲的凱瑟琳娜-阿瑪莉亞公主。其中,荷蘭早在1887年就規定國王長女的繼位順序排在了兄弟或兄弟之子的前面。而在過去一個多世紀里,荷蘭連續經歷了3位女王統治。而比利時從1991年起規定王位繼承人不分性別。

  不難發現,這些很早就承認“女王”的國家,君主都是虛位元首,對國家“統而不治”,在政治事務中不起決定性作用,但對國家而言又有存在的必要,盡管它已退出現實政治舞臺。就拿瑞典來說,政府并沒有廢除國王的打算。因為民眾崇尚傳統,國王是歷史、文化的一部分,一定程度上能起到穩定社會的作用。

  王室是一種象征,更是一種政府首腦無法取代的“安定”因素。因為他代表所有的人,而并不是哪一派別。當代的立憲君主們的作用主要是當顧問,給政府以鼓勵并提出告誡。他們避開黨派政治,謹言慎行,用靜悄悄的外交和心平氣和的說服來發揮作用,并通過王室尊嚴的“安慰性存在”,給人以一種歷史的持續感。

  他們僅憑在這兒一頷首,在那兒一皺眉,發揮一點點影響作用。而每當國家政治生活的關鍵時刻,特別是在一個政府即將倒臺而新政府尚未建立的時候,君主們就常常會踏進政治舞臺的中心,起到難以替代的穩定作用。

  因此,對于這些國家而言,王室延續下去才是當務之急,而由誰來頭戴皇冠,是男是女并不那么重要。在泰國,依照1924年王位繼承條例規定和國會的認可,如果沒有王子繼承,國會可同意由公主繼位。這一點對于過于保守的日本而言,也許有他山之玉的參考價值。


候選人太多,或沒有候選人,怎么辦?



  對于像沙特等君主擁有絕對實權的國家,王室繼承之爭更加血雨腥風。

  在沙特開國君主伊本·沙特過世后,王位一直在他的30多個兒子中繼承。這是因為沙特王室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在王位繼承方面多采取“兄終弟及”的方式,而非多數君主制國家所采用的子承父位模式。伊本·沙特娶妻38位,并誕有36名王子,而王子又各自開枝散葉,令整個沙特王室異常繁茂。如今,沙特王室已有5000多名男性王室成員,名義上,他們都是王位的合法繼承者,而核心圈有2000多人,其中有200多人在政府重要部門和各省任職。然而,王位只有一個,權力斗爭在宮廷內部也就愈演愈烈。

  但是,前國王阿卜杜拉2015年1月病逝后,薩勒曼繼承王位,4月就廢黜了同父異母的弟弟穆克林的王儲職務,2017年6月又任命自己兒子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為王儲。隨后,這位80后王儲的鐵腕反腐,被反對派視作為其今后繼位而排除異己的一種手段。

  作為沙特的鄰國,阿曼王室的現狀就完全相反。這里的國家領袖叫“蘇丹”,是1940年出生的卡布斯·本·賽義德。此人1970年發動宮廷政變廢黜了自己的父親,成為第十四位阿曼蘇丹,并任首相兼外交、國防和財政大臣。

  這樣一位掌握實權的蘇丹,近半個世紀以來卻一直沒有繼承人。卡布斯1976年同其表妹卡米拉結婚,但是不久之后就離婚,獨身至今,他也沒有子女。由于卡布斯是獨子,這也就意味著他沒有直系血緣親屬可以繼承王位。為此,阿曼在2011年10月修訂《國家基本法》解決了蘇丹繼承人的問題——在卡布斯去世之前,他將寫上兩個名字,放在蓋印的信封里。等他去世后,王室將討論確定其繼承人。如果討論無果,國防委員會將開啟卡布斯的信封,從卡布斯寫明的兩人當中挑選一個。

  同樣無子女的還有柬埔寨國王諾羅敦·西哈莫尼。作為前國王西哈努克和莫尼列·西哈努克王后的兒子,1953年出生的諾羅敦至今未婚。不過,根據柬埔寨法律,目前的王室并不是完全血統繼承。國王去世后由首相、佛教兩派僧王、參議院和國會正副主席共9人組成的王位委員會在七日內從安東、諾羅敦和西索瓦三支王族后裔中遴選產生新國王。

  而馬來西亞蘇丹也是“選”出來的。馬來西亞實行君主立憲聯邦制。最高元首為國家元首、伊斯蘭教領袖兼武裝部隊統帥,由統治者會議從馬來西亞9個州的世襲蘇丹或州統治者中選舉產生,任期5年。今年1月6日,王宮發表聲明說,馬來西亞蘇丹穆罕默德五世放棄第15任蘇丹王位。這是馬來西亞自1957年脫離英國獨立以來首次發生蘇丹在任期內退位。18天后,阿都拉獲選為第16任馬來西亞蘇丹。

  其實,對于馬來西亞和國際社會而言,蘇丹是誰并不重要,總理是誰才是關鍵。據悉,馬哈蒂爾在1981年至2003年首次擔任總理期間,曾通過修憲剝奪馬來統治者的部分權力和刑事豁免權。當蘇丹的權力愈來愈小、影響力也十分有限時,有人主動“撂挑子”也就不足為奇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钻石交响曲彩金 英雄联盟官网 百度百科上怎么赚钱 迅雷赚钱宝 0 水晶 重庆快乐十分任五遗漏 e球彩 北京pk10牛牛计划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技巧 fg美人捕鱼怎么赢 诈金花游戏那个 开元棋牌漏洞 时时彩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街机麻将 网上彩票投注app 极速时时彩在哪里开奖 在内蒙干什么赚钱 一个女人如何赚钱